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不能忘记的历史:日军贪婪掠夺资源,大批中国矿

这是一起普通的矿难事故,但事故背后却紧紧绑定着一段血泪之史。

翻开1940年3月31日的《天津益世报》,一则“井陉煤矿爆炸,日军协助救护”的醒目标题登在报上。

不能忘记的历史:日军贪婪掠夺资源,大批中国矿工就这样惨死“井陉煤矿爆炸”属实,“日军协助救护”则是娟妇自挂贞节匾,欺人欺己又欺天的无耻谎言。在这次煤矿爆炸事故中,惨无人道的日本侵略者,不是什么“协助救护”的恩人,而是制造事故残害矿工的刽子手。

在日军侵占井陉矿以前,这里有两个煤矿,一个是从德国人汉纳根手中收回的由部、省合办的井陉矿;一个是靠北洋军阀皖系头子段琪瑞起家的正丰矿。日军1937年10月占领该矿后,将矿名改为“兴中公司井陉采炭所”、“兴中公司正丰采炭所”。日本侵略者为掠夺煤炭资源,对煤矿工人进行法西斯血腥统治。在煤矿周围除深挖壕沟、安设电网、建造碉堡群并派日军把守外,还加强了矿警队,增设了宪兵队。另外,还豢养了一批丧失民族气节的败类,成立了便衣队,严密监视矿工的劳动。这里的矿工们,毫无生存的权利,不是被打骂,就是被抓进日本宪兵队,饱受电烫、火烤、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等酷刑折磨,直至惨遭杀害。

日本侵略者为了多采煤,强迫工人加班加点昼夜苦干,却不顾工人们的生命安全。不用说劳动时用的安全帽、工作服、胶鞋等防护用品没有,就连采煤环节中必须具备的瓦斯检查仪器、探水钻、马路道挡等安全设施都没有。新井五段采煤西北巷不仅没有安全设备,也没有喷水设施,由于煤干、煤尘到处飞扬,天长日久,巷道里落积的煤尘竟达八九寸厚。再加上产煤常用的设施加电缆、机器等,不检查,不维修,日益老化的电缆外皮脱落,造成漏电,电火引起瓦斯爆炸,继而引起煤尘爆炸。这就是1940年3月22日新井五段西北巷瓦斯爆炸事故的起因。

瓦斯爆炸后,浓烟烈火顺着巷道四处蔓延。支棚被摧倒,煤车被崩翻,就连大井口的井架天轮上的顶板也被冲飞。在井下干活的人们闻声而倒,吸气即亡。大工头刘海闻讯,急忙报告日军矿长,矿长听后十分震惊。他惊的不是井下成千名中国工人的生命危在旦夕,而是担心如不尽快扑灭巷内烈火会直接影响到掠夺中国的资源。于是立即下令,让驻守在当地的日军、矿警一齐出动,用刺刀逼迫着矿工下井封闭了新井五段采煤西北巷巷道,使不少挣扎着往外爬的矿工,被活活堵死在巷道里。

不能忘记的历史:日军贪婪掠夺资源,大批中国矿工就这样惨死井下爆炸事故发生后,惊动了整个矿区。矿工家属从四面八方赶到矿上营救亲人。惨无人道的日本兵枪上插着刺刀,个个横眉立目守着井口,不准人们近前一步。此时,矿工耿二虎的父亲耿老秋赶来抢救儿子,遭到日本兵的阻拦,耿老秋据理力争,被日军当场刺死。

日本侵略军残暴无情,矿工同胞们心心相连。熟悉井下情况的矿工郭计春,带领程禄禄、赵筛小、王爬尚等十几名工友前来抢救遇难同胞,见日本兵持枪封锁了大井口,停止了压风机并禁止在风井口下人。郭计春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绕道从老井口下去,摸爬到新井采煤四段家伙房至马棚处,见死尸遍地,活人呼嚎,他们不顾自己的安危,背的背,抬的抬,将还有口气的难友一个个地救上来。当他们在晚上10点左右救出难友王老门时,突然一股烷气(甲烷)喷出,当场熏死了不少救护者。郭计春等十几个人,凭着熟悉巷道,摸爬到依靠老井透一点微风的石门巷,保全了性命,他们一直蹲到第二天7点才幸得脱险。

这次瓦斯爆炸发生时,井下有干余名矿工,除距井口近的200多人迅速逃出外,其余都在爆炸中和在日军的封井、停风、堵巷道中蒙难。据事后统计,有357人死亡,440多人受伤。据幸存者回忆,在这次事故中,东王舍一村就死了30人,青泉村死了26人,北寨、南寨、北正、西沟等村也都死了不少人。死者都被烧得焦头烂额,面目全非,不成人形。幸存下来的人也是遍体鳞伤,许多人终生残废。如今尚活着的王金祥手被烧得变了形,成了残废人。高长寿被烧得眼斜嘴歪,双手成为鸡爪形,不能曲伸。这次事故发生后,井陉矿周围几十里是白幡遍地飘,哭声到处闻,悲惨之状,难以尽述。

不能忘记的历史:日军贪婪掠夺资源,大批中国矿工就这样惨死井陉矿数百名矿工遇难后,我抗日民主政府极为关怀,拨款一万元,小米两干斤,秘密分发给受难矿工家属。矿区地下党组织,于同年4月5日,在附近农村召开有干余人参加的追悼会,向群众揭露这次惨案的真相,驳斥敌人的欺骗宣传。边区《抗敌报》4月6日登载了边区总工会发出的一封公开信,号召晋察冀边区军民救济井陉矿死难工友家属和失业人员。同时还发表评论员文章,严厉谴责日本帝国主义残害我矿工同胞的罪恶行径。4月20日《抗敌报》又发表了《中国共产党晋察冀边区执行委员会告井陉煤矿工友书》,揭露日本侵略者不顾工人死话,蛮横掠夺我国煤炭资源而造成“残杀中国人民最毒辣的一幕惨剧的罪行”。在我抗日民主政府和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和宣传教育下,煤矿广大工人提高了觉悟,用不上班或上班不出力以及用破坏生产等形式,抗议日军暴行。有的矿工参加了八路军,走上了抗日战场。有的矿工加入了矿山游击队,白天上班,晚上出没在煤矿内外,扰乱敌人,破坏生产。当年8且间,矿山游击队积极配合八路军某部夜袭井陉矿的新井口,经过两小时激战,八路军和游击队攻入矿内,炸毁了新井的机械设备,在煤堆上浇上汽油用火点燃,熊熊大火烧了七天八夜,迫使南井口和北井口停产。从此,觉悟了的矿工们紧紧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坚持不懈地斗争,直到抗日战争的胜利。(本文由井陉矿务局党史办公室供稿)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