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颜良奋发,输赢争朝夕,梦三国颜良一战成名

本初遇险,胜负存一线;颜良奋发,输赢争朝夕

公孙瓒败走界桥的战报,很快由飞骑传到袁绍处。袁绍听说前方大胜,喜不自禁,他回首冲着随从笑道,“公孙伯,驰韩卢而博蹇兔,能有此败实是令人口茄目瞠。”

一旁的主簿耿苞见主公兴致好,上前凑趣:“公孙瓒控弦十万,横行北朔,鲜无敌手,而明公收文节新败之众,稍事运筹,便摧锋锐于无形,此乃天授幽、冀于明公也。”

身边随侍的将士相当知趣,见耿苞说话中听,也跟着附和“天授幽、冀于明公”,声音嘹亮,乐得袁绍连连谦逊。合战获胜,眼下左右无事,袁绍谈兴大起,他翻身下马,令人卸去马鞍,将养马力。一面令人继续打探消息,一面与田丰、沮授、耿苞等人把手走进村尾一间早已废弃的房舍,煮酒清谈。袁绍出身高贵,对文章典籍十分熟稔,董卓乱政前,他在雒阳,来往的宾客多为世家华族,众人谈起典故以古讽今,无不如数家珍。

袁绍很怀念这种感觉,现在与耿苞诸谋士清谈,恍惚中似乎又回到过去。当初在将军幕府,何进降尊纡贵,对他言听计从,二人甚为相得;每一想起当年在何进府前徘徊的情景,袁绍就不由得叹了口气;而西凉董卓入雒,竟使得宇内震荡,社稷缠妖气。董卓一介武夫,向来是在朝公卿的玩物,谁想,他竟有如此心机和手段。最令人可恼的是,这借外镇兵将稳定局势的计策,正是袁绍首倡。

就在袁绍恍惚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厮杀声,众人都以为偶遇小股敌人,并不太在意。谁知,喊杀声越来越大,沉闷的马蹄顿地声也越来越近,似乎有大股的骑兵朝这里汹涌而来。没过多久,厮杀声渐渐平息,不少人认为敌骑已经远去,有人从屋里探出头,顿时被屋外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只见,密密麻麻的骑兵满眼皆是,他们团团围住村落,走马射杀暴露在外的冀州军士。弦翻之声一阵接着一阵,箭矢就像雨一样从四面八方飞来,打在木墙上,发出的响声连绵不断,有的箭甚至穿过窗棂,钉在屋内的梁柱上。

冀州别驾从事史、钜鹿人田丰离袁绍最近,他见事态危急,不顾上下尊卑,一把拉住主公,想要退往身后的矮墙。袁绍原本跽坐在青铜樽前,铁兜鍪就放在左侧,他顺手拿起兜鍪,猛地往地上一掼,“君子当无所畏惧,死即死矣,岂能藏身于矮墙之后希求苟活?”言语铿锵,亲随们听了十分振奋,治中从事史、安平观津人牵招趁机对士卒说,“主公千金之躯,尚且不避锋矢,我等武人岂有让主公身涉险地的道理?”于是,众人将恐惧抛之脑后,齐心协力抵挡幽州人的进攻。

幽州骑兵一波波地走马从村落前横过,向各个木屋放箭。他们见弓箭对屋内的人没有多大威胁,于是分出一部身着甲胄的骑士从左右两翼绕屋兜马而行,这些具甲骑士没有放箭,他们用脚夹住马腹,双手挥舞长长的绳索,借着战马加速,纷纷将手中绳索抛出。等到索扣套住屋梁等突出部,战马回旋,众骑士一齐发力,这些年久失修的木屋就被拉得七零八落。

不远处是排成方阵的下马骑士,他们趁屋子倒塌,里边的人暴露的一刹那,一齐放箭。没有木屋的遮蔽,不少人中箭,有几枝箭甚至擦着袁绍的脸颊而过,身侧的亲随中箭者十有五六。偏将军颜良此时也在屋里,他原本立在袁绍身后,房屋倒塌,他便举铁盾挡在主公身前。

图片选自于《梦三国2》颜良形象

这些幽州骑士都是百战之余的精锐,所用之弓皆为硬弓,射出的箭十分有力,如果颜良左手盾牌并非铁制,只怕早已盾碎人亡。羽箭攒射了六、七轮,想来连番的劲射耗费了幽州人不少气力,他们的生力没有及时接替,颜良觉得良机稍纵即逝,等到敌人生力上来,恐怕一行人都要被射成刺猬。他大吼一声,抛掉插满箭羽的铁盾,口衔斫刀,手执长戟便往屋外冲,剩下的百余执戟卫士除了环侍的二十来人外,全都跟着颜良往外冲;牵招见状,血气沸腾,也执斫刀随他们陷阵。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