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史上唯一阉割官员的皇帝,他给赵匡胤设计了一

作者:月小妆

南汉的气数比较长,一共有四代皇帝。刘是最后一代皇帝

到了末代皇帝,福气已经挥霍的差不多了,基本上没啥优点了,唯一的优点就是比较神道。

刘的老爸就有疑心病,但还不严重,基因到了他这一代严重了,已经有变态的倾向了。

变态的刘在治国上从未用心,他只专心致志发展两个业余爱好。一个是继续在神经病的道路上越走越宽,独辟蹊径,想人所不能想,做人所不能做。一个是手工珠宝设计,这个比较新鲜,一般皇帝也只干个建筑什么的,当当包工头,这么细致的手工活,需要极高的审美以及极巧的手艺。不好意思,刘都具备。

有一天,艺术家刘在制作珠宝之余,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新的国策。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太帅了。

过了几天,满城都张贴着皇榜。“读书的士子中了状元、进士,需要阉割,才能进用。”时值大考期间,举国上下一片哗然。这什么情况?辛辛苦苦考上状元、进士,然后就要跟男性生殖器讲拜拜了吗?

刘遍告朝廷官员,再朝官员如果不阉割,就回家种地去吧。

刘并非仅仅担心,有生殖器的官员随时可能上演“艳照门”的案子,当然他也有这种担心,你挡不住一个人蓬勃的精神病,一个人如果多疑,无论什么药都救不了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不想让官员分心,你想想,官员考上公务员,一朝得势,势必妻妾成群啊,到时候老婆孩子一大堆,还能好好办事吗?

官员被阉割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叫他们干嘛就干嘛,发薪水还不用发全家的,也不用给全家上保险,多赚啊。

可见这个人有多自私。

更奇葩的是,官员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居然大部分人决定放弃男性尊严,换来僵尸一样的官服。他们都是农村户口,当时又不重视工商业,回家种地没有前途,人活着总得吃饭,为了生存,拼了。

状元、士子也没脾气,辛辛苦苦读书为了什么?出人头地,金银满箱。不当官,有什么钱途?

刘还算比较仁性的皇帝,怕官员遭罪痛苦,成立了阉割军机处,选拔优秀“技师”为官员服务,无痛阉割,一刀解除痛苦。阉割技师一时间人满为患,足足有500多个人。这个工作薪水稳定,钱途看涨,一时间报名者比考公务员的都多。

有编制的阉割岗位,成了南汉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大臣们在权力和生殖器之间反复做比较,觉得还是权力比较有吸引力,其实他们也不怕别的,毕竟阉割军机处技术还是可以的,关键是丢人。

不过当他们出现在朝堂上,用胆怯的眼光彼此打量时,发现他们都成了一种人阉人。

两万多名政府官员从此成了阉人,每天早上上朝,朝廷上充斥着不公不母的汇报声,此起彼伏,抑扬顿挫,特别有喜感。

刘的神道发挥到登峰造极,他差点让女巫当皇帝,他当太上皇。女巫樊胡子是宦官陈延寿举荐来的,樊胡子头戴远游冠,身穿紫霞裾,腰束锦裙,足登朱红履,打扮得不僧不俗,不男不女。接着做出玉皇大帝附身的样子,胡言乱语说刘本是玉皇大帝的太子下凡,来扫平诸国,统一天下。且命樊胡子、卢琼仙、龚澄枢、陈延寿等降临人世,辅佐太子皇帝,这四个人皆是天上神圣,偶然不慎犯了什么过失,太子皇帝也不得加以惩治。刘忙俯伏在地,诚惶诚恐地不住磕头。从此宫中都称刘为太子皇帝。

刘对樊胡子如获至宝,所有朝政都教给她处理。不知道画符咒水能不能治理朝政。反正,刘太子皇太子没什么事,天天出去玩。

刘很会玩。

有个名叫素馨的宫女,天姿国色,她常穿着白夹衫,带素馨花,云髻高盘,满插花朵,远远望去好似神仙。刘对她十分嬖爱,特地为了素馨造起一座芳园林。园内种植名花,到春间百花盛开,便命素馨率领众宫女做斗花之会。每逢开花之期,刘在天明时亲自开了园门,放宫女们入内采择花枝。待采择齐备,立即关闭园门,齐往殿中各以花枝角胜负。斗花胜的,当夜蒙御驾临幸;斗花败了的,罚金钱置备盛筵为胜者贺功。芳林园中除了众花之外,又栽了许多荔枝树,荔枝熟时,如同贯珠,颜色鲜红,灿若云霞。刘在花下大张筵宴,美其名曰“红云宴”。

这时候他的审美取向还是正常的,但以后他的审美也不正常起来。他喜欢一个黑胖的女人,取名“媚猪”,宠得不得了。

国家很快让他玩没钱了。没钱了咋办?刘做了强盗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他张贴新的告示:“凡邑民进城的,每人须输纳一钱。琼州地方,斗米税至四五钱。”

终于到了赵匡胤统一天下的时候了,刘三生有幸竟然能见到赵匡胤。赵匡胤见他的过程没什么悬念,兵不血刃就把他给办了。原因是他的军队都是“女人”,阴气太重,戾气也重,没什么阳气,军队打不动仗,跑的倒挺快,把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几只船舶和很多金银珠宝一起带走了。

刘被活捉了,送到开封。赵匡胤看到他,赐给他酒菜,没说什么。他也没什么好说的,皇帝当成这个样子,他都替他脸红。刘颤抖地接过酒杯,手抖啊抖,眼泪一颗一颗的落入杯中。赵匡胤以为他激动的,说:“别激动兄弟,没事的,喝吧。”刘哇的一声哭了。赵匡胤懵了,说:“你怎么了?”

刘趴在地上哭着说:“喝下去我的小命就完了。”

赵匡胤看着他那个鬼样子,哈哈大笑,笑的差点摔倒。

他淡定的拿过他的酒杯,一饮而尽。刘傻眼了,酒里没毒啊。

赵匡胤确实也没什么兴趣杀他了,他也会说话,能言善辩的,据说还会做手工艺活,留着吧,挺好玩的。

刘讲话很有趣,宋太祖以后召宴,经常叫上他取了,听他的话就哈哈大笑。

史书上对他能言善辩是这么记载的。当时宋太祖也责问他,为什么暴虐百姓?他说:“臣僭位之时,年方十六,龚澄枢、李托等,皆先朝旧人,每事悉由他们做主,臣不得自专,所以臣在广州,澄枢等才是国主,臣反似臣子一般,还求陛下垂怜!”

宋太祖想想,觉得挺有道理的,就放了他了。

感恩戴德的刘为宋太祖做了很多手工艺品,其中一个宋太祖最喜欢,刘亲手用珍珠宝石结成的一条龙,巧夺天工,光润夺目,十分精致讨巧。宋太祖拿给群臣看,叹息道:“刘手巧,聪明,不是笨人,如果能够把这份心力用来治理国家,何至于此!”

然而,天生享乐主义的刘并没有听到这种感言,三十九岁那年,他去世了,走完他荒唐的一生。天子出世,却以布衣终结。想来,也不是不可惜。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