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刘少奇称这位上将为救命恩人 他对犯错部下的宽

位列57位开国上将之一的钟期光将军,长期从事军队的政治工作,被誉为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者,他是湘鄂赣革命根据地、苏南、苏中和苏浙皖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


钟期光上将的传奇故事不少,原国家主席刘少奇称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1964年5月下旬的一天,风和日丽。身着戎装的叶剑英元帅和王树声大将、钟期光上将等领导,在位于北京西山的军事科学院军内,列队欢迎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前来视察。刘少奇主席到达后,高兴地与大家握手问好。在视察中他和钟期光亲切交谈,并认真地对夫人王光美说:“这就是我常讲的救命恩人,那次我差一点就见马克思了。”

刘少奇说的这件事发生在1941年5月,当时苏北抗日根据地正处于反“扫荡”的激烈战火中。时任新四军政委的刘少奇,在军部盐城创办了中共中央华东局党校,兼任校长,亲自授课,宣讲《马列主义战略和策略》、《论党员在组织和纪律上的修养》等。

那天,一师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前往军部报送参加党校训练班名册和请示一师举办党员训练班事宜,突然遭遇日军飞机轰炸,许多同志都跑到较远的石拱桥下躲避。刘少奇却还在聚精会神撰写《论党内斗争》的讲稿,警卫员催促,他也没有动,隐约听到日军飞机轰鸣声音的钟期光,急忙把少奇同志拉出屋,当他发现刘少奇因哮喘走不动时,正值壮年的钟期光顾不得许多,他弯腰迅即把他背起来,飞步向前疾奔。好险!当他俩刚刚躲到桥下时,几架日军飞机低空俯冲,丢下几颗炸弹,军部那幢房子挨炸,燃起熊熊大火……

(1958年,钟期光等陪同刘少奇视察)

如果没有钟期光这一次救险,可能刘少奇个人的历史就该改写了。

1927年加入革命队伍的钟期光,战争年代和建国后多是任职部队各级政治部主任、政委,负责主持部署战役动员、战场鼓动、执行政策与纪律、战后总结等工作。他对待部下宽厚严格,坚持公正公平待人处事,留下许多佳话。

1944年春,苏中军区某纵队3连事务长王新民贪污了数十元公款,成了当时“整风”运动的活靶子。纵队党委认为王新民当过伪军,加入新四军后仍恶习不改,不可救药,为推动当时的“整风”运动,杀一儆百,决定执行枪决。纵队一面上报材料,一面准备开大会批斗后执行,时任苏中军区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得悉后,立即带两个保卫干事从三仓赶到留城。下马后,他紧急召开纵队党委会,耐心开导:“贪污几十元就杀头,太重了,更不能借‘整风’乱开杀戒。20多岁人生道路还很长,要给他改造的机会,一个人的转变,总有一个过程,有的快些,有的慢些,要相信我们能把人改造好。革命,总是多一点人好!”有理有据的一席话,使纵队党委收回成命,最后给予王新民记大过处分。此后,王新民悔过自新,进步很快,1945年底打兖州时冲锋在前,荣立战功。

解放战争莱芜战役胜利结束后的某天,担任华东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的钟期光乘坐的吉普车被一群伤员阻拦,强行要求送他们到医院治疗。个别伤员态度十分蛮横,还出口不逊。他们并不认识车上坐的是谁。钟期光赶忙下车解释,并答应到华野司令部后,马上派车来接送他们,这时,有个脾气暴躁的伤员冲上来,揪住钟期光,把他的纽扣和领章撕掉,脖子上拉破了皮,把事情闹的很大。

后来查明,是华野6纵队一个负轻伤的排长带头闹事。纵队司令王必成认为这个排长侮辱首长,情节恶劣,影响极坏,拟军法处置,以儆效尤,这在战争年代可是说办就办的事。恰巧纵队江渭清政委从华野总部开会归来,他对王司令说:“这个排长我清楚,他家里贫苦,是抽壮丁抓进蒋军的,前年俘虏过来。去年10月在涟水保卫战中,敢打敢冲,流血负伤不下火线,战场上提拔为排长。”最后两位首长商定,此事交由华野政治部处理。

抗战时期钟期光中与战友在一起)

那天黄昏,被五花大绑的排长,泪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在钟期光房门口请罪。钟期光马上出门将他扶起来,叫警卫快松绑,一边说:“悔过了就好咯!这等小事,不要请罪,今后要以此为戒,加强修养。”随后又交代警卫员带他去洗澡吃饭…,晚上,又给江渭清政委打电话说情: “这个排长悔过深刻,还是保留职务为好。”

钟期光于1960年底调任军事科学院副政委,1962年2月,叶剑英元帅将“反右”的甄别工作重担压给钟期光。受命后,他迅速组织班子,对批判材料逐项核实,把一些拼凑的不真实的材料从干部档案中抽出来交还本人,认真坚持中央政策,完全错了的,完全平反;部分错了的,部分平反;没有错的,则不予修改,实事求是。经过半年的认真细致的甄别,全院受批判斗争的38人中,完全平反的27人,对其余11人的原结论分别作了个别修改和部分修改。

甄别工作极大调动了军科院干部职工的积极性,遭受过不平对待的科研人员抛开贬辱,满腔热情投入工作,取得了许多丰硕科研成果。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