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彭大将军在朝鲜战争时期的语言 彰显英雄本色

央视正在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彭德怀元帅》,以跌宕起伏的剧情和演员的精彩表演,生动再现了彭德怀元帅波澜壮阔的一生,让人看得荡气回肠。翻阅史料,查看彭将军在朝鲜战争时期的一些讲话,深为一些掷地有声、彰显英雄本色的语言所震憾,采撷几个片段与大家共赏:


1950年10月5日上午10时左右,彭德怀与邓小平一起来到中南海毛泽东的办公处。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后,毛泽东点起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 说:“老彭,据朝鲜来的情况,美军和南朝鲜军队正大批越过‘三八线’,因此政治局今天下午还要继续开会。在昨天的会议上,你没来得及发言,可你都听到了,大家摆了很多困难,当然,我们现在确实存在一些困难,有些是严重困难,但是怎样战胜困难,克服困难,我们还有哪些有利条件?不知道你彭老总是怎么考虑的。”

彭德怀喝了一口茶,望了望毛泽东疲倦的眼神,坦率地说:“主席,昨天晚上我几乎没有睡觉,我把你讲的四句话,反复思考了几十遍,我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问题。如果我们只强调困难的一面,不同美军正向鸭绿江进犯的危急后果联系起来考虑,不仅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难保,就连我国东北边防也直接受到威胁。出兵有利还是不利?经过反复考虑后,我拥护毛主席出兵援朝的英明决策。

彭德怀对出兵援朝问题早经过反复考虑,遂胸有成竹地讲了自己的观点,即: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最多就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就是了。

接着,毛泽东又与彭德怀谈起了由谁挂帅的问题,并征求彭德怀的意见。

毛泽东吸着烟继续说:“现在很明显,这场战火很快就会烧到我国的大门口,情况危急哟!我们必须当机立断,马上出兵。既然林彪说他有病不能去,常委几个同志商量的意见,这副重担,还是请你彭老总来挑,这是一场比保卫延安更艰苦复杂的战争,不知你的身体情况怎样?你可能思想上还没有这个准备吧,你考虑有什么困难?”

这里,毛泽东两眼注视着彭德怀。此时,屋里呈现短暂的沉寂,片刻之后,彭德怀面对毛泽东,两道浓眉一扬,刚毅果断地说:“主席,我这个人的脾气你很了解,我服从中央的决定!”

朝鲜战场,硝烟弥漫,军无戏言。在志愿军第一次战役总结和第二次战役的布置动员会上,彭德怀入场同其他几个军长、政委一一握手,却对38军军长梁兴初的敬礼视而不见,更别说握手,绕过他去,虎着脸坐在会议桌的主席位置上。

彭德怀脾气大是有名的,他也真的骂过自己,据说陕北战场西府大败后,他曾在干部总结会上当众扯掉自己的军帽痛骂自己:“彭德怀呀彭德怀,你这个狗娘养的,把马列主义学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次彭大将军开始对38军不客气了。他指着38军军长梁兴初怒斥:“都说你梁大牙是员虎将,我没领教过,我看是鼠将,老鼠的鼠!老子让你打熙川,你说熙川有黑人团,一个黑人团就把你给吓住了!我看你是临战怯阵,像老鼠一样畏首畏尾!什么鸟黑人团,你们是自己吓唬自己!38军是主力?主力个鸟!”

38军军长梁兴初被骂得低下了头。他也从没受过这个屈,就嘟囔着顶了句嘴:“不要骂娘嘛。” “不要骂?老子就要骂!”彭德怀盛怒,“你打得不好,我彭德怀就要骂你梁兴初的娘!我彭德怀要打得不好,你梁兴初可以骂彭德怀的娘!”

梁兴初的犟嘴让彭德怀火气更大:“毛主席三令五申,打好出国第一仗,你38军一再拖延时间,没有歼灭熙川之敌,这是延误军机,按律当斩!老子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会场一片寂静。

彭德怀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众将领,毫不含糊地说:“这次哪个军再打不好,军长就不要干了,番号也撤销!谁打得好,我按功嘉奖,散会!”


(38军军长梁兴初、副军长江拥辉、政委刘西元(左起)入朝初期合影)

作为领军主帅,彭总爱憎分明,言行必果。朝鲜战场整个二次战役中,38军知耻而后勇,独自毙伤俘敌110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239门、汽车1500余辆,歼敌总数占全军歼敌总数的33%。留下了“痛打伪七师,奇袭武陵桥,穿插三所里,血战松骨峰,突破“三八线”等精典战例。

前线胜利的消息传来,已经连续六个昼夜没怎么合眼的彭大将军,激动地猛从椅子上跳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我看38军还是好部队嘛!”他喜不自禁,拿起笔亲自起草了给38军的嘉奖令:

梁、刘(西元)并转38军全体同志: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的某些顾虑,发挥了38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至昨(30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

这样的常规内容写完后,他提笔在嘉奖令上又写了一行字:“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

“万岁”一词是有特殊含义的,中国战争史上以前从来没有哪支部队能被赋予过“万岁”字号。这个嘉奖电报起草好之后,连“志司”的几个副司令员都对 “万岁”的称呼提出了异议:这样写不好吧?赞扬的词汇很多,能不能换一个?但是彭德怀坚持:“打得好,就是万岁嘛!发了吧,发了。通报全军,上报军委。”

38军收到嘉奖电,当时在场的人们都看到,“38军万岁”这意外的无价褒奖,让“打铁的”军长梁兴初的眼里涌出了热泪…。

志愿军入朝不久,彭德怀还有一次当众发火的故事。

那是中央军委关于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的电报到达志司以后,副司令员洪学智有一种预感,觉得这个难干的后勤司令角色可能会让自己兼任。所以当邓华、韩先楚、解方、杜平等人都说还是老洪兼任好的时候,他执拗说:“我兼不了这个后勤司令!”

彭德怀不高兴了,他说:“你不干,谁干?”

“要邓华兼,他水平高。”

邓华说:“不成, 我协助彭总管作战,又兼着副政委,我有分身法就好了。”

“那就请韩先楚同志兼! ”

韩先楚也有他的理由:“我老往前面跑,到一线去督促部队,你叫我怎么兼嘛?”

洪学智说:“那还可以让杨立三派人来,我可以给他当副手。”

彭德怀火了,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墨水瓶跳起老高:“你不干,就不用干了!”

说完,他又站起来,在屋里转一个圈,说:“你们不干我干!你去指挥部队吧!

洪学智见彭德怀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就说:“老总,你这么说可是将军的话了。”

“将军?是我将你的军,还是你将我的军?啊?”


(彭德怀与志司部分同志合影,右一为洪学智)

邓华见状急忙打圆场,别人也出来劝洪学智。洪学智坐在那里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如果非要我兼,得让我讲个条件。”

这时彭德怀的气也小了一点儿,说:“什么条件呀?”

“第一个条件是,干不好早点撤我的职,早点换比我能干的同志;第二个,我是个军事干部,愿做军事工作,抗美援朝完了,回国后不要再让我搞后勤了,我还搞军事。”

彭德怀一听,说:“我当是什么条件呢,行,答应你,同意你的意见。”

当天, 志愿军党委做出了决定, 洪学智兼任后方勤务司令。

彭德环元帅表达情感朴实无华,有时很直白。朝鲜战争第四次战役,在五十多天的汉江两岸防御作战中,志愿军50军官兵共毙伤俘敌1.1万余人,击毁坦克装甲车70余辆,击落击伤敌机15架,缴获各种枪支1800余支、汽车17辆、火炮34门,可谓战果辉煌。

当50军从汉江撤下后,军长曾泽生满身硝烟来到志司复命时,彭德怀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说:“50军打得好!你指挥得好!我给你补兵!国内的老兵、新兵都上来,以老兵为主,给你补齐,你要多少给你多少。苏式装备、武器也到了,优先给50军换苏式装备、武器。”

曾泽生这位在战场上视死如归的军长闻听彭总的话后,眼泪哗地流了下来了…。他是起义将领,曾在国民党军队里混了二十多年,作为一名滇系部队的军官,曾泽生和他的部队受尽了蒋介石和他的嫡系中央军的歧视和白眼。不要说战后补兵换装备、武器这些好事了,蒋介石是几次都要下毒手、黑手解散、消灭他这支部队啊!

曾泽生抹去眼泪对彭总说:“我们50军尽力了,我们50军能在兄弟部队面前抬起头来了!”

“这是什么话?”彭德怀打断曾泽生的话,大声说:“就因为50军是由国民党军队起义后改编的吗?我彭德怀和你一样,也是出身于旧军队的杂牌湘军共产党军队里没有杂牌军!要说有的话,我彭德怀平江起义的湘军是杂牌军!就是以后的红五军、红三军团和梁大牙的38军!我彭德怀从来就没有把你们50军当成后娘养的,50军里也有很多共产党员嘛!你回去告诉部队,我彭德怀向五十军的同志们鞠躬致敬了!

说着,彭德怀当真向曾泽生鞠了一大躬!


(彭德怀元帅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大将军就是大将军,讲话的豪迈劲儿也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朝鲜停战签字后,彭总怀着胜利的喜悦发表了讲话,他说:“朝鲜停战证明,一个觉醒了的爱好自由的民族,当它为祖国的光荣和独立而奋起战斗的时候,是不可战胜的!”

在此后的《彭德怀自述》中,彭德怀又豪迈的写道:“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