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流血的仕途:此人从布衣做到秦帝国丞相,物极

文/月望东山

李斯,楚国上蔡(位于河南省东南部,属于驻马店市)人。年少时,曾是郡里一小吏。

人生充满戏剧,传奇无处不在。如果不是那两只老鼠让他顿然开悟,或许,李斯就永远只在郡里,生老病死,了却此生。

那天,李斯回到宿舍,看见一只臭老鼠躲在厕所里,吃着不干净的东西。人和狗一靠近,它就像惊弓之鸟,逃之夭夭。李斯的工作就是管理粮仓,上班时,他牵狗打开仓门,突然看见一只肥油油的老鼠躺在粮食堆里,悠然自得的吃着大米。它竟不怕人,也不怕狗。

那一刻,李斯脑袋如被雷电劈开一般,顿然开悟。

他仰天感叹地说道:“一个人有才,或者没才,就跟这两只老鼠一样,一切都是环境决定的。”

是啊,难道我此生就像那只脏老鼠一样,一生只能在这不洁净的环境里,惊恐度日,不死不活吗?

不,我要换个环境。我要出去闯一闯。

开悟的李斯辞掉工作,义无反顾地离开了他以为耻辱的卑贱故乡。他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高人,并拜他为师。

李斯找到的这个高人,叫荀子

在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时代,荀子在学术江湖里,独树一帜,名震天下,名声仅次于孔子和孟子,是儒家学派的第三个重要代表人。

李斯心中仿佛燃烧着一股熊熊的复仇之火。他跟随荀子学习帝王之术,勤奋异常。他知道,只有潜心向学,才可练成盖世神功,不出江湖则罢,一出江湖,必让天下震惊。

这一天,李斯满腔悲壮地对老师荀子说道:“在所有的耻辱当中,莫过于身份卑贱,在所有的悲哀当中,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贫穷。一个人久处卑贱和贫苦的环境,不思上进,还要愤世嫉俗,厌恶功名利实禄,假托与世无争,这不该是一个士子本能的性能。现在就要出山了,我要西入秦国,游说秦王去了。”

然后,收拾行李,悲壮上路,一路向西。

战国七雄,李斯为什么偏偏选择秦国?因为七雄之中,六国皆弱,已病入膏肓,唯有秦国强健奋劲,可借之建立不朽之功业也。

然而,李斯刚到秦国,就听说了一件事,庄襄王死了。

不得已,他只有去投奔了文信侯吕不韦。

庄襄王就是靠着吕不韦的帮忙登上王位的,吕不韦因为辅佐有功,势力惊人。

李斯相信,只要靠着吕不韦这棵大树,有一天,他将会见到新秦王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天,他通过吕不韦,终于见到了梦中的秦王赢政。

整整文辞,整整心情,郑重上路。

因为他知道,他面对秦王时,将要演讲的题目,是关乎秦国未来,关乎时代发展,关乎天下走势的大课题。他必须认真面对,如果成功,他将与秦王载入不朽之史册。

那一次,李斯文辞滔滔,让秦王听得如痴如醉。

李斯演讲的要点是,秦国统一天下的时刻已经到来。秦王必须珍惜这个伟大的历史时机,努力奋进,创立不朽之功业。

李斯一言,改变了秦王赢政,又改变了李斯自己。赢政封李斯为长史,留在身边用计。

然而战国风云何其凶险,官场江湖何其阴暗。正当李斯准备放开拳脚,大展宏图时,秦国发生了一件事,差点让他前功尽弃,被逐出秦国。

事情的起因,是韩国派郑国到秦国从事间谍事件败露。

在战国七雄中,最会使用离间计的,当数秦国。然而,当秦国被敌外使用间谍计时,秦地举国沸腾。

特别是秦国贵族。多年来,从别国进入秦国的士子,以取宠秦王,渐渐垄断秦国政治资源,让这些老秦国贵族,不得不委身下缩,缩小权力地盘。所以,他们决定利用郑国间谍事件,大力炒作,将在秦国身居高位的外国人,通通赶出去。

秦王赢政面前汹汹群情,不得不下了逐客令,而李斯名单,亦在其中。

历史滔滔河流,仿佛汇入沙漠,中断停止奔腾。

李斯满腔悲壮,决定给秦王上书陈奏。

他说,自秦穆公以来,秦国崛起,无不是凭借别客士人之力 。穆公时之百里奚,公孙支;孝公时之商君,惠王时之张仪,昭王时之范瞧。等等。一部秦帝国崛起录,就是一部秦国引进外国人才录。如果你将秦国的人才都赶出国去,等于资助他国,事情就很危险了。

“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益仇,内虚而外对怨于诸侯,求国无危,不可得也。”

秦王赢政看读着李斯字字真情滴血之书,猛然醒悟,马上撤除逐客令。

有惊无险,李斯再复原职,不久,升至廷尉。

二十年后,李斯辅佐秦王并天下,尊赢政为始皇。而李斯也当上了丞相

李斯之贵,已极人臣之巅。

他的儿子们,娶的全是秦国公主;他的女儿们,嫁的全是秦国公子。有一年,李斯长子李由回到咸阳,百官皆来祝寿,门府外车骑无数,盛况动人。

面对着这满眼富贵,李斯感慨万千,昂头说道:“听我老师讲,物盛则衰,我本一楚国布衣,位极人臣,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归宿在哪里啊!”

居安思危,李斯看到了现在,想到了未来,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个悲惨的下场。

数年以后,秦始皇崩于外,李斯为保富贵,被迫与赵高合作,扶持赢胡亥登基皇位,然后又被赵高暗算,被夷三族。

行刑那天,天气很好,满天阳光。李斯蹒跚出狱,望着天上刺眼阳光,仿佛梦幻。

他闭上眼,往事一幕幕。

他仿佛看见了故乡上蔡,想起了某个晴郎的天气,带着儿子走出布衣闾巷,到野外追逐兔子去了。

那是一段多么自由多么阳光的生活。可那段美丽的生活,竟然被两只可恶的老鼠给毁了。他一生追求富贵,摆脱贫贱,结果命运却如此的残酷无情,把他推向了如此让人耻辱的结局。

如果人生重来,我会还不会选择为富贵而献身的人生呢?

两行眼泪,缓缓而下。

良久,李斯转头跟他一起即将行刑的中子说道“我想与你再牵着咱们家的黄狗,到上蔡东门外追逐免子,还能办得到吗?”

一语落地,满地凄然。帝国黄昏之幕缓缓落下,天地已一片苍茫。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