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评析堪称淫荡的南朝宫体诗中最不堪入目的作品

  历来的文学史家,在说到南朝齐梁宫体诗的时候,大多会对其中一些表现宫廷中帝王后妃的情色生活的作品痛加贬斥,赠以“淫荡”之类的恶谥。那么,那个时期的宫体诗,到底有多么“淫荡”?是不是真的很不堪入目呢?  

1.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是请大家来看一下南朝梁・简文帝萧纲几首被目前一种影响颇大的文学史教材作为最“淫荡”的宫体诗的代表作列出目录的作品吧:

  第一首是《和徐录事见内人作卧具》,诗如下:

  密房寒日晚,落照度窗边。

  红帘遥不隔,轻帷半卷悬。

  方知纤手制,讵减缝裳妍。

  龙刀横膝上,画尺堕衣前。

  熨斗金涂色,簪管白牙缠。

  衣裁合欢银,文作鸳鸯连。

  缝用双针缕,絮是八蚕绵。

  香和丽丘蜜,麝吐中台烟。

  已入琉璃帐,兼杂太华毡。

  且共雕炉暖,非同团扇捐。

  更恐从军别,空床徒自怜。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