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谁是大宋第一暗战高手,美人计离间计样样耍得

《一个帝国的生与死》(5)第二章 种家将 帝国不老的传说

种放为官期间,不仅自己的名声大坏,连带他的家族名声也大大受损,人们都说以前的种道士得官后,其子侄仗着叔父的权势在当地欺行霸市、作恶多端,洛阳种家一时间臭名昭著。

种世衡在这种背景下登上历史舞台,他背负着为洛阳种家正名的使命。


作为种放的子侄,种世衡以荫职作为他政治生涯的起点,最初当在帝国建设厅当一名副处级干部(将作监主薄)。后来到地方任泾阳县县长(知泾阳县),政绩很突出,很快升迁做了凤州市副市长(凤州通判)。

眼看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种世衡遇到了他人生最大的一次挫折,在凤州他得罪了曾经差点成为了皇帝老丈人的王蒙正,此时的王蒙正虽然没当成国丈,但是凭借和皇太后前老公刘美的亲家关系,在凤州这种巴掌大的地方俨然是土皇帝

图:种世衡与太后刘娥家的亲属王蒙正交恶

种副市长没有屈服卖于王皇戚的淫威,双方频频发生冲突。

种世衡在当泾阳县长的时候,在当地办过一件大快人心的案子,当地的一名叫王知谦的乡镇干部(里胥)横行乡里作恶多端,种县长上任后接到诸多举报后决定为乡里除却这一害,王知谦找人通了很多关系还是没买通种县长,知道这回遇到真神了,于是跑了。

后来皇帝大赦天下,王知谦大摇大摆的回到泾阳县,张狂的说皇帝都下特赦了你小小县长还能怎么着,等待他的却是种县长的一百杀威杖皇帝放过你种县太爷却没放过你,不把你丫屁股打开花你不长记性。
图:种世衡杀威杖招呼恶霸

在凤州王蒙正与种世衡交恶,王知谦找到了靠山投靠王蒙正(二人同姓是否有亲戚关系有待考证),在王蒙正的指使下,王知谦进京告种世衡的恶状,王蒙正朝中有刘娥撑腰,年轻又没有什么背景(种放此时已死)的种世衡当然敌不过,被下课罢官并流放窦州汝州等地。

当然,王蒙正的好日子也没过上几天,我们都知道刘娥死后没多久他就因为乱搞父亲身边的婢女而被贬官流放。

赵桢亲政后,朝中知道种世衡冤曲之士如龙图阁直学士李、宋绶、狄纷纷为种世衡伸冤鸣不平,很快种世衡平反,随后相继出任监随州酒,签书同州、州判官事等职。

图:西夏成为了北宋仁宗时期最大边患

此时西北,山雨欲来风满楼,北宋帝国听到了西北野狼的嚎叫。

占据河西之地的党项人李元昊羽翼已丰,终于向北宋帝国露出他的狼牙。从宝元元年(1038年)开始,西夏人发飙,在其后几年连继在三川口、好水川、麟府丰、定川寨之给了北宋人四耳光。不但让北宋人很痛,更重要的是没面子。
图:西夏人在三川口、好水川、麟府丰、定川寨连败宋军

北宋帝国将最优秀的文臣(为什么不是最优秀的武将,SORRY!帝国这个暂时没有)夏竦、范仲淹、韩琦派往西北,以图挽回颓势,但效果甚微。

当时西北军里唱“军中有一韩(琦),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仲俺),西贼闻之惊破胆。”,这太往老范老韩脸上贴金了,在1040年的西北,真正被惊破胆的是北宋人自己。

党项人的坐大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早干什么去了?
图:在北宋要当名相,便要上得朝堂,下得战场

在和帝国宰相吕夷简的政治斗争中失利的范仲淹被流放到润州越州等地没多久,就接到了朝廷号召他保卫大西北的命令(举荐他的竟是他的死敌吕夷简,老吕此举用意颇令人难以猜测,到底是出于不因公废私的大义,还是报着你能,让你去西北和党项人玩落井下石的心态已无从得知,但结果注定的成就了范夫子宋帝国三百年第一人,千古一相的声名)。

范仲淹到西北,很务实很低调,他到西北,和西夏人比防守,不比进攻。

西北的战场,党项人业已成精,游击战那是打得出神入化。

北宋人没有战马,更没有战将,范仲淹是文人,他知道笔不能当枪使,他能做的就是防守。

筑城固边!和党项人打持久战,在防守中寻找反击的机会,在防守中训练出一流的边将。

英雄所见略同,时任州判官事的种世衡向他提交了修筑青涧城的建议时,老范眼前一亮。

老种的眼光太毒辣了,此地离离延州(今陕西延安)东北200里,右可守固延州,左护河东、河西粮道,同时可作为进图银、夏州的基地。

种世衡的建议很快得到批准,康定元年(1040年)奉命修筑青涧城。

元昊得知种世衡修筑修筑青涧城后大惊,种世衡在西北战场上插的这一刀很致命,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得逞,于是多次派兵阻击破坏修城,种世衡一边和一西夏人打一边修城,在当年将青涧城修筑完毕。

在青涧城,种世衡训练出了一支铁军,准确的是说青涧城全民皆兵,种将军的训练方法实在是太独特了,青涧城的训练营对青涧城军民全民开放,如果你在青涧城刚好没钱花了,那么告诉你一个挣钱的方法,去青涧城训练营的射箭场,那里没有耙子,只有吊起的白花花的银子,谁能射中它它就是谁的。

所以青涧城里随便出来个小屁孩,拿起弓箭都是神箭手,这后来让西夏人吃尽了苦头。

有人会问,种世衡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青涧城,种世衡不仅仅当成一座军事要塞来经营,在青涧城他一是开发屯田,二是招揽各种商贾把青涧城搞成了一个边境商贸城,一时间很是热闹,从而财源滚滚,国家拔的军费反而成了老种收入的小头。有了钱有很多好处,除了能拿银子当耙子使外,还能招揽各路豪杰为其效命(后来立下奇功的和尚王嵩就是老种招来的奇才)。

另外种世衡特别好交少数民族朋友(西夏党项人除外),和周边的各少数民族是称兄道弟,喝酒吃肉,打成一片,一次去看望一个羌族部落首领,其时寒冬,大雪没膝,部下劝他说雪下得这么大,改天了,种世衡说不行,和人家约好了,一定要去,风雪访羌友,让对方相当感动。

当然有时候种将军也会玩点小脑筋,一次一个叫苏慕恩的羌族部落首领来访,种世衡早闻这位大哥平生最大的毛病是好色,于是务色了一个美女,用美人计笼络该同志,不过种将军的“礼”送得相当有水平,老种热情款待该苏酋长,酒过三巡,种世衡拍拍掌,打扮得性感妖艳的美女走了进来,种世衡说这是我远房的一个表妹,久仰苏英雄大名,今日特来敬英雄两杯酒。
图:种世衡妙施美人计

美人入席,向苏酋长猛灌迷汤,频送秋波,很快酋长生理心理都有了强烈反应,种世衡很适时的有事失陪离席,剩“表妹”和酋长大哥孤男寡女共处一帐。

酋长大哥终于忍不做了,抱做美女胡啃起来。

种将军却又在最关键的时候回来了,看着两个尴尬不堪的男女,种将军笑了,说我正想把我表妹介绍给你,想不到你们两个自动搞上了,好了我表妹就许配给你了。

苏酋长感恩戴德,从此以后唯种命事从。

很多年后,《水浒》传中的王婆活学活用,用来成全了《水浒》中的第一“狗男女”藩金莲与西门庆。

图:种世衡这招《水浒》里王婆也用过

与众羌交好的回报是丰厚的。短短几年,范仲淹在环庆路一带就招揽了近两万羌族雇佣军为北宋人所用,其中大部分是种将军的功劳。

尽管青涧城经营得非常好,但此时西北战场而宋军却屡战屡败,全面颓势。面对张狂不可一世的党项人,北宋人需要一针强心剂。

正面战场显然已经无法完全这样的使命。

但是战争,有时并不一定在硝烟弥漫的战场。

另一场战争在西北边疆悄悄展开,对峙双方的主角是元昊VS种世衡。

图:元昊打仗很厉害,可玩不过暗战高手种世衡

青涧城和种世衡的存在让元昊坐立不安,他知道要是北宋人持续这种战略,陆陆续续的把城堡修筑到自家门口的话,那党项人就没处和北宋玩躲猫猫的游戏打游击才是他们的强项。

青涧城这颗钉子必须拔掉。

硬打肯定不行,一来青涧城固若金汤,粮食水源都不是问题(当初寻找水源,种世衡可是下了一少苦功,最终在城中几十米深的地下找到了几处水源),二来攻城战不是党项人所长。

硬的不行来软的,武力不行用智取,元昊如是想。

图:元昊想和种世衡玩暗战

《三国志》元昊看过一些,他想到了周公瑾对付曹孟德那招苦肉计。

这次扮演“黄盖”的是元昊的手下大将,野利旺荣、野利遇乞。

野利兄弟是西夏国内最大的部落之一野利部落的首领,掌管着西夏横山地区的羌族劲军,有西夏版耶律休哥之称。同时他们另外也是元昊的小舅子元昊野利皇后的兄弟。

近两年元昊两口子感情不太好,而野利遇乞的老婆没藏氏貌美妖艳,元昊每次看了都口水大淌,早晚得给野利遇乞戴绿帽子,这些北宋人好像也有所耳闻,这给元昊下苦肉计落了口实。

图:野利遇乞的老婆没藏氏貌美如花,元昊一直惦记

在元昊的授意下,野利兄弟于是派手下三个小弟赏乞、浪埋、媚娘来到青涧城找到种世衡说元昊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冷落皇后不说,还把野利遇乞的媳妇给睡了,野利再不济也是个男人,能容得下这口气吗?现在准备来投降大宋。

图:野利兄弟假投种世衡

仨草包不知道他们真是乌鸦嘴,精心编造的故事不久后成了真实的谎言。

面对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种世衡照单全收。收留了三人并任命三人为监商税官。在青涧城招摇威风。

很快种世衡就派出了一个特殊的回使,手下的大将,曾经做过和尚的王嵩。

当初来王嵩来投奔种世衡的时候,还是个和尚,叫光信,种世衡非常宠信他,每月好酒好肉供养着,什么事都不做,过了小半年,有一天种世衡突然把王嵩给抓起来,说他背叛了种世衡。王嵩不知所以死不承认。

种世衡令人严刑拷打,酷刑用遍王和尚说没有的事我不会承认。

最后和世衡令人放下已经打得只剩半条命的王嵩并脱下自己的衣袍给他披上,说真汉子也,我有一件天大的事,可以交给你去做了。

很快王嵩就接到了这个不平常的任务。

在野利的帐营,野利兄弟高规格接待和尚,问种将军那边有什么安排,俺们什么时候率部投诚。

光信和尚不语,只是交给了野利兄弟一根枣树枝,一幅乌龟图。

图:乌龟图难坏了没文化的野利兄弟

野利兄弟没啥文化,给搞蒙了,问光信,光信说种将军就让我带这个来,其它一概不知。

这下野利兄弟没招了,不知道种世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元昊在野利部落设有耳目,第一时间知道了北宋那边派人,于是派人向野利兄弟要密信,密信没有,野利兄弟只好把光信和尚交给了元昊。

元昊严刑逼供使尽党项十大酷刑,光信和尚均不受,打死咬口说没密信,就是一根枣树枝,一幅乌龟图。

正在元昊没了耐心的时候,审讯工作却取得突破性进展,光信招了,拿出种世衡给野利兄弟的密信。

信上种世衡热情的向野利兄弟发出召唤,说来吧兄弟,北宋欢迎你们,夏州节度使的官给你们留着,月薪比帝国的宰相收入还高十倍。

这好像正是元昊和野利兄弟所希望的结果,但光信的表演却让事情起了质的变化,如果真是按部就班,光信和尚又何苦唱这出戏?

元昊觉得不对劲,莫非他们假戏真唱,莫非野利遇乞知道自己和他老婆没藏氏有了一腿。

做贼心虚的元昊决定背着野利兄弟派出自己的使者李文贵。

作为野利的使者,李文贵在青涧城同样遇到了高规格的接待,这次种世衡和李文贵约定了双方起事的时间地点。

李文贵回来对元昊说,野利兄弟恐怕是真要反,大王上他们的当了。

元昊大惊,立即把野利旺荣抓起来砍了头,野利遇乞也打进了大牢。

种世衡听说野利旺荣被砍头的消息,带着人到青涧城外烧黄纸拜哭奠祭野利旺荣,悼词情真意切,哭诉上苍无眼让野利旺荣兄弟死得如此惨,我种世衡还没与你名就功成把酒言欢你怎么就走了。种世衡的哭声自然又传到了元昊的耳朵里,这一哭,把大牢里的野利遇乞的头也给哭掉了(当然,野利遇乞那漂亮的老婆应该也是他脑袋落地的重要原因)。


图:种世衡把另一个西夏大将野利遇乞的脑袋也给哭掉了。

砍掉手下两个大将后,元昊拍拍脑门,说等等当初我们是想做啥哦,演苦肉间计,计赚青涧城。玩了玩了上当了。

等元昊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夫人,元昊赚了一个(没藏氏),但大将没了。

吃了哑巴亏的元昊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解的动作,他下令放出关押在牢中的光信和尚王嵩,好酒好肉押惊。

王嵩也不管,死也做个饱死鬼,等他酒足饭饱,他听到元昊口中说出了两个字求和。

从此宋夏双方进入了谈判阶段,经过反复的讨价还价,最后于达成和约,北宋人再次获得了以金钱换回和平的机会。

种世衡兵不血刃,除掉西夏两员大将,取得了宋夏开战以来最大的战绩,是北宋人与西夏人和谈取得的最大资本。

庆历五年(1045年),种世衡奉命筑细腰城,城成,世衡病逝。

种世衡在西北战场上呆的时间并不长,领兵不多,官职不高,可帝国的文人在评价西北战事时,一致评定,西北战场上,战功最高的武将,狄青、种世衡也。

要想知道种世衡的伯父种放事迹,请点击上一篇:

本文为夜狼啸西风今日头条独家首载,如转载请注明作者署名,尊重版权为谢

敬请关注夜狼啸西风最新历史作品:《两宋烽烟》(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当当京东热售中。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