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谁是大宋第一暗战高手,美人计离间计样样耍得

《一个帝国的生与死》(5)第二章 种家将 帝国不老的传说

种放为官期间,不仅自己的名声大坏,连带他的家族名声也大大受损,人们都说以前的种道士得官后,其子侄仗着叔父的权势在当地欺行霸市、作恶多端,洛阳种家一时间臭名昭著。

种世衡在这种背景下登上历史舞台,他背负着为洛阳种家正名的使命。


作为种放的子侄,种世衡以荫职作为他政治生涯的起点,最初当在帝国建设厅当一名副处级干部(将作监主薄)。后来到地方任泾阳县县长(知泾阳县),政绩很突出,很快升迁做了凤州市副市长(凤州通判)。

眼看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种世衡遇到了他人生最大的一次挫折,在凤州他得罪了曾经差点成为了皇帝老丈人的王蒙正,此时的王蒙正虽然没当成国丈,但是凭借和皇太后前老公刘美的亲家关系,在凤州这种巴掌大的地方俨然是土皇帝

图:种世衡与太后刘娥家的亲属王蒙正交恶

种副市长没有屈服卖于王皇戚的淫威,双方频频发生冲突。

种世衡在当泾阳县长的时候,在当地办过一件大快人心的案子,当地的一名叫王知谦的乡镇干部(里胥)横行乡里作恶多端,种县长上任后接到诸多举报后决定为乡里除却这一害,王知谦找人通了很多关系还是没买通种县长,知道这回遇到真神了,于是跑了。

后来皇帝大赦天下,王知谦大摇大摆的回到泾阳县,张狂的说皇帝都下特赦了你小小县长还能怎么着,等待他的却是种县长的一百杀威杖皇帝放过你种县太爷却没放过你,不把你丫屁股打开花你不长记性。
图:种世衡杀威杖招呼恶霸

在凤州王蒙正与种世衡交恶,王知谦找到了靠山投靠王蒙正(二人同姓是否有亲戚关系有待考证),在王蒙正的指使下,王知谦进京告种世衡的恶状,王蒙正朝中有刘娥撑腰,年轻又没有什么背景(种放此时已死)的种世衡当然敌不过,被下课罢官并流放窦州汝州等地。

当然,王蒙正的好日子也没过上几天,我们都知道刘娥死后没多久他就因为乱搞父亲身边的婢女而被贬官流放。

赵桢亲政后,朝中知道种世衡冤曲之士如龙图阁直学士李、宋绶、狄纷纷为种世衡伸冤鸣不平,很快种世衡平反,随后相继出任监随州酒,签书同州、州判官事等职。

图:西夏成为了北宋仁宗时期最大边患

此时西北,山雨欲来风满楼,北宋帝国听到了西北野狼的嚎叫。

占据河西之地的党项人李元昊羽翼已丰,终于向北宋帝国露出他的狼牙。从宝元元年(1038年)开始,西夏人发飙,在其后几年连继在三川口、好水川、麟府丰、定川寨之给了北宋人四耳光。不但让北宋人很痛,更重要的是没面子。
图:西夏人在三川口、好水川、麟府丰、定川寨连败宋军

北宋帝国将最优秀的文臣(为什么不是最优秀的武将,SORRY!帝国这个暂时没有)夏竦、范仲淹、韩琦派往西北,以图挽回颓势,但效果甚微。

当时西北军里唱“军中有一韩(琦),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仲俺),西贼闻之惊破胆。”,这太往老范老韩脸上贴金了,在1040年的西北,真正被惊破胆的是北宋人自己。

党项人的坐大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早干什么去了?
图:在北宋要当名相,便要上得朝堂,下得战场

在和帝国宰相吕夷简的政治斗争中失利的范仲淹被流放到润州越州等地没多久,就接到了朝廷号召他保卫大西北的命令(举荐他的竟是他的死敌吕夷简,老吕此举用意颇令人难以猜测,到底是出于不因公废私的大义,还是报着你能,让你去西北和党项人玩落井下石的心态已无从得知,但结果注定的成就了范夫子宋帝国三百年第一人,千古一相的声名)。

范仲淹到西北,很务实很低调,他到西北,和西夏人比防守,不比进攻。

西北的战场,党项人业已成精,游击战那是打得出神入化。

北宋人没有战马,更没有战将,范仲淹是文人,他知道笔不能当枪使,他能做的就是防守。

筑城固边!和党项人打持久战,在防守中寻找反击的机会,在防守中训练出一流的边将。

英雄所见略同,时任州判官事的种世衡向他提交了修筑青涧城的建议时,老范眼前一亮。

老种的眼光太毒辣了,此地离离延州(今陕西延安)东北200里,右可守固延州,左护河东、河西粮道,同时可作为进图银、夏州的基地。

种世衡的建议很快得到批准,康定元年(1040年)奉命修筑青涧城。

元昊得知种世衡修筑修筑青涧城后大惊,种世衡在西北战场上插的这一刀很致命,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得逞,于是多次派兵阻击破坏修城,种世衡一边和一西夏人打一边修城,在当年将青涧城修筑完毕。

在青涧城,种世衡训练出了一支铁军,准确的是说青涧城全民皆兵,种将军的训练方法实在是太独特了,青涧城的训练营对青涧城军民全民开放,如果你在青涧城刚好没钱花了,那么告诉你一个挣钱的方法,去青涧城训练营的射箭场,那里没有耙子,只有吊起的白花花的银子,谁能射中它它就是谁的。

所以青涧城里随便出来个小屁孩,拿起弓箭都是神箭手,这后来让西夏人吃尽了苦头。

有人会问,种世衡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青涧城,种世衡不仅仅当成一座军事要塞来经营,在青涧城他一是开发屯田,二是招揽各种商贾把青涧城搞成了一个边境商贸城,一时间很是热闹,从而财源滚滚,国家拔的军费反而成了老种收入的小头。有了钱有很多好处,除了能拿银子当耙子使外,还能招揽各路豪杰为其效命(后来立下奇功的和尚王嵩就是老种招来的奇才)。

另外种世衡特别好交少数民族朋友(西夏党项人除外),和周边的各少数民族是称兄道弟,喝酒吃肉,打成一片,一次去看望一个羌族部落首领,其时寒冬,大雪没膝,部下劝他说雪下得这么大,改天了,种世衡说不行,和人家约好了,一定要去,风雪访羌友,让对方相当感动。

当然有时候种将军也会玩点小脑筋,一次一个叫苏慕恩的羌族部落首领来访,种世衡早闻这位大哥平生最大的毛病是好色,于是务色了一个美女,用美人计笼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