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他是最先去世的开国将军 死因却是一场不值得的

1957年8月19日下午,开国少将、解放军65军首任军长邱蔚在青岛不幸遇难逝世,成为1955年我军授衔后第一个去世的开国将军

两天后的1957年8月21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这样一条短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某军军长邱蔚少将,因病于1957年8月19日14时40分在青岛逝世,享年44岁。遗体现已运京,并于8月20日下午成殓移灵嘉兴寺。兹定于8月22日10时举行公祭……”

(邱蔚将军)

44岁的将军!如此大好年华,因为什么病逝世?

实际上,将军并非是因病逝世。事后查明,8月19日那天,邱蔚自己一人独自到青岛太平角海边垂钓,因那里驻有一个空军的雷达连,是军事区,他平日又有到海边钓鱼的习惯,所以没有警卫员随行。据邱蔚的夫人田池守回忆:

8月19日那天,邱蔚到海边垂钓正赶上海水退潮,邱蔚就大胆地向海边深处多走了一段,那里有一块较大的礁石,算是垂钓的好地方。可是,由于邱蔚只顾集中精力钓鱼,就把时间忘记了。潮水涌回来时,邱蔚却没在意。谁知回头浪很凶猛,一个巨浪便将邱蔚卷入海中。当时,一名值勤战士发现了情况,立刻喊人前来营救。经过紧急抢救,总算把人打捞上来了。但因邱蔚脑颅骨严重受伤,失血过多,医务人员百般努力也没有挽留住他的生命…

一位开国少将这样不明不白地遇难当然是大事,中央派来了专门人员调查将军罹难的原因。那时正是搞阶级斗争的年代,开始邱蔚的遇难被认为是敌人谋害的。一位公安干部为了把此案彻底查清,亲自到现场查看。当潮水退下去的时候,这位公安干部也站到那块大礁石上,一直等到海水回潮的时候。结果不幸的事情重演了一遍,一个回头浪把这位公安干部也打入海里。这位可敬的公安干部以身殉职,至此,这桩疑案才算告结。

不少人扼腕叹息,邱蔚将军戎马一生,漫漫长征路没有夺去他的生命,日军的毒气和国民党骑兵的包围,以及美军的猛烈炮火等,多少次,战争的死神都没能夺去将军的生命,却死于一场十分不值得的意外。

邱蔚1929年1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入党。抗战时期,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一支队3团团长,1团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军区第四纵队10旅旅长,第八纵队司令员。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任志愿军兵团副参谋长,67军长,后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等职。

邱蔚将军在八路军当团长时,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就是其麾下的兵。据史料,1941年9月25日凌晨,邱蔚指挥1团掩护群众突围。数千人沿着山路向碾子台方向转移,邱蔚走在突围队伍的最后。他又一次来到担任最后阻击的7连,对7连和6班全体指战员说:“狼牙山交给你们了”。

当八路军五壮士在狼牙山与日军进行最激烈战斗时,已带部队突出重围的邱蔚,曾长时间拿着望远镜搜索观察狼牙山方向的战斗情况,口中一再说:“7连是好样的,6班是好样的…”。

提起聂荣臻元帅与日本小女孩美穗子的故事,许多人都知道这段世纪佳话。鲜为人知的是,从炮火中救出美穗子,正是邱蔚将军指挥部队干的。

1940年百团大战开始后,时任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3团团长的邱蔚,指挥部队在正太路东段的井陉煤矿十几里外的山野隐蔽待命。

井陉煤矿煤质优良,是日军掠夺的重要矿藏。驻守井陉煤矿的是日军混成第8旅团和第4旅团的部分分队。消灭守卫井陉煤矿的日军并炸毁全部采煤设备,是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请示聂荣臻后作出的决定。杨成武把这一作战任务交给了邱蔚的第3团,并亲自到3团坐镇指挥。

黄昏后,杨成武和邱蔚带几名警卫员一直爬到矿区边上,察看了地形,选择了突破口。晚上,3团指战员按照杨成武和邱蔚确定的作战方案,运动到矿区附近隐蔽起来。

8月20日夜10时许,随着邱蔚一声令下,我军战士用虎头钳剪断了电线。顿时,矿区一片漆黑。指战员们迅即发起进攻。

驻守井陉煤矿的日军被这突然袭击吓得不知所措,只能盲目地开枪还击。

天快亮时,邱蔚命令部队全都投入战斗。战士们用炸药包连续爆破,很快将守矿日军全部消灭。

盘踞在岗头老矿的日军听说井陉煤矿陷落,立即用大炮进行射击。不多时,井陉煤矿就成了一片火海。这时,4连连长韩金铭和通信员杨仲山等四人撤回。当途经井陉煤矿小土山西半坡一个已被攻破的低碉堡时,杨仲山借着炮火,看见一个日本妇女已中弹身亡,有两个已经吓呆的日本小女孩还傻傻地站在那里。

韩金铭、杨仲山等人冲上去抱起两个小女孩躲开了炮火。日军停止炮击后,邱蔚派人查明,这两个小女孩原来是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加藤清利夫妇的孩子,加藤清利夫妇已被炸死。

邱蔚立即向杨成武作了报告。杨成武又马上用电话向聂荣臻作了汇报。聂荣臻说:“很好,很好,3团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你们要把孩子照顾好,马上派人护送到我这里。”

邱蔚让1营营长赖庆尧亲自把两个日本小女孩送到聂荣臻的指挥所。

这也才有了后来传播很广的聂荣臻元帅救助日本小女孩的佳话。

解放战争的1946年6月,邱蔚任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纵队10旅旅长,旅政委是后来的傅崇碧将军。

“清风店歼灭战”胜利后,解放石家庄被列入了我军日程。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石家庄与休门合称石门市。石门虽无城墙,却有三道坚固防线,国民党军扬言:“石门城下有石门,共军一无飞机,二无坦克,国军凭借工事可以坐打三年!”

确实,石门难打。11月6日17时,四纵10旅在旅长邱蔚和政委傅崇碧指挥下,开始攻击石门外围阵地云盘山。云盘山听起来气势不小,实际上高不过四五丈,周长不过六七十丈,但在一马平川的石家庄东北部,也算是一个庞然大物。日军占领期间,在此山修有碉堡,国民党第3军接收后,在山上用钢筋水泥修了三层地堡。此山必须拿下,因为它是攻击石门的“拦路虎”。

炮击无效,邱蔚、傅崇碧下令10旅挖壕接敌,把几百斤炸药装到敌核心工事前。一声爆炸,部队冒着浓烟冲了上去。国民党军并没有全被炸死,核心工事依然完好。但人已被震晕了,失去了抵抗能力。10旅30团指战员没等国民党军清醒过来,一个冲锋就闯到了敌人跟前,一支支爆破筒从射击孔塞进去,在核心工事里的国民党军被彻底报销。

云盘山上最后一个据点被拔掉后,邱蔚、傅崇碧指挥部队把大炮架上云盘山,向石门城内的发电厂轰击,整个城市的灯火瞬间熄灭,国民党军拉起来的电网再也阻止不了解放军的步伐。邱蔚、傅崇碧指挥10旅与兄弟部队一道,自10月25日开始攻打石门,11月12日取得了最后胜利。

再说这邱蔚将军虽然意外遇难,但死后也得到了殊荣。他的公祭大会在北京由谭政大将主祭,甘泗淇上将宣读了祭文,甘渭汉中将报告了邱蔚的生平事迹。公祭大会结束后,黄克诚、谭政、陈赓大将,萧克、萧华、甘泗淇、洪学智、王平上将等执绋,把邱蔚的灵柩送上了灵车。甘泗淇、王平将军和邱蔚的生前战友等把他送到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