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收到彭总六个字电报心情沉重 为抗美援朝这位元

近期,央视一套热播的反映周总理故事的大型连续剧《海棠依旧》,多处出现聂荣臻元帅建国初期忙于国事的情景,使人们对于聂帅的神秘往事有了一些了解。

据史料,新中国成立之初,聂荣臻元帅任解放军代总参谋长时,曾为抗美援朝事务日夜繁忙,才53岁的他一次竟因劳累过度昏倒在办公室地上。

(聂荣臻元帅)

朝鲜战争爆发后,聂荣臻既要主持总参的全面工作,又要负责志愿军出国作战的兵力部署,还要管辖解放军部队继续解放西南地区和东南沿海岛屿,肃清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等工作。

身兼数职的聂帅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分身有术。有一天,他来到毛主席的住处,有些为难地说:“这样多的职务,怎么搞呀?”

(毛主席与聂荣臻元帅在一起)

毛主席挥了一下手干脆地说:“你主要抓总参谋部的工作,抓抗美援朝。其余的事,你不要管。”

从此,聂荣臻在毛泽东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集中精力担负起组织志愿军出国作战的任务。从志愿军编组、训练、集结、运送武器装备、后勤供应、军工生产、伤病员安置、兵员补充、部队轮换、干部上前线践学等等,他都得运筹实施。

聂帅女儿聂力将军回忆:“1952年秋天的一天中午,父亲晕倒在办公室里。秘书范济生把他搀到沙发上躺了一会。素来身体无恙的父亲没当一回事,躺了一会又爬起来,继续处理电文。可是他总感到身体轻飘飘的,怎么也站不稳。他坚持到下班才请来卫生部副部长傅连诊断。经检查,傅连明确告诉父亲,他得了多种疾病,主要有脑平衡神经失调、高血压、心脏病。傅连要父亲立即住院治疗。父亲仍然没把自己的病当回事,执意不肯,想继续坚持工作。最后,在傅连的再三坚持下,才达成了在家中绝对卧床治疗的方案。”

当年跟随聂荣臻元帅打仗的部下都知道,聂帅的身体一直不错,很少听说他生病,即便是在晋察冀最艰苦的岁月里,在接连不断的反“扫荡”中,也没见他病倒。但是,这一次,他真的顶不住了。

但虽说傅连部长嘱咐绝对卧床,他却是卧床未休息。躺在床上,聂帅仍每天阅读大量文电,不断地接待来请示汇报的工作人员,口述意见。

曾在中南海作战室工作过的参谋王亚志回忆那段岁月时说:“聂总常常晚饭顾不上吃,只嚼几块饼干,继续忙到深夜,这对他已是常事了”。当时的警卫参谋李常海回忆说:“我作为一名工作人员,那时感到特别紧张。但聂总作为一个领导人,从来没有讲过累,实际上他是非常累的……有一回坐汽车回家,他在车上就睡着了,叫都叫不醒,我都有点害怕。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当时总参谋部的工作人员后来谈到聂帅,说得最多的就是他辛苦忙碌的情景。

聂帅在他的回忆录中,用较大篇幅记述了抗美援朝时期的后勤保障工作,抗美援朝中,前线官兵吃饭难的问题给他的印象太深了。他说:“严格地讲,我们是从抗美援朝战争中,才充分认识到后勤工作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性的。打一场现代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是人力物力的竞赛。”

当时,军委总后勤部刚刚成立,机构不够健全,也没有什么家底。抗美援朝作战物资保障主要由东北军区实施,华北军区也承担其中一部分。

由于朝鲜战场战线的不断延长和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志愿军的后勤保障问题一直十分突出,有时筹集好的东西也运不上去。军委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前线供应困难的电报,有时一天接到一大叠。有一些电报聂帅印象很深。比如,有的部队第一次战役中饿饭3天。有的部队只能喝稀饭打仗。有的部队一边打仗,一边派人挖土豆充饥。

最让他难忘的是第二次战役,当时正处于朝鲜最寒冷的季节。此役我军歼敌3.6万人,自己伤亡3万余人,却有5.1万多人冻伤,失去战斗力。

彭德怀有次来电报,电文只有6个字:“饥无食,寒无衣。”聂帅看了,心情沉重。那段时间,他和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铁道兵司令员吕正操打交道最多。为了把东西送上去,他们绞尽脑汁。

前线不断有各种消息传到后方,一般都是先汇总到总参,由聂帅再去抓落实。根据前方需要落实了很多的措施:增派汽车团,突击培训司机,增派工程兵修路,筹调抢修铁路的人力和器材,抽调大批医护人员入朝,装备组训高射炮部队尽快出国参战,责成总后勤部改进服装装具,改善熟食供应……

聂帅后来回忆:“第5次战役结束以后,战线逐步趋向稳定。由于国内组织工作的加强、广大后勤战线同志的努力,后勤的运输供应有了改善,吃饭问题随着有了好转。到后来志愿军能吃上饼干、鸡蛋粉、油炸花生米等,有时还有一些罐头……生活越来越好,战士们就很高兴了。”

直到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在劳累中坚持工作的聂帅在毛主席一再催促下,才去外地休养治疗。


(1981年5月1日,聂荣臻元帅穿上军装与夫人张瑞华在家中合影)

1954年,聂荣臻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主管军工生产和军队的装备工作。1956年又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科委主任、国防科委主任。

经报中央批准,聂荣臻上任后首先主持制定了十二年科学规划。1959年7月,中央决定用八年的时间制造出原子弹,接着又提出国防工业应以抓尖端为主,“两弹为主,导弹第一”。

毛主席当时戏称,造原子弹是造一个“大炮仗”。在苏联撤走专家,国内又遇经济上的天灾人祸时,原子弹研制工作是上马还是下马也出现了争执。聂荣臻先后两次向党中央和毛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写报告,明确提出“两弹一星”必须坚持攻关,强调坚持“自力更生为主,力争外援和利用资本主义国家已有的成果为辅”的方针。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的赞同和支持,并得以实施。

一次,聂荣臻操劳过度住院,陈毅元帅来看望聂荣臻时说:“我这个外交部长,现在腰杆子还不硬,你们把导弹、原子弹搞出来了,我的腰杆子就硬了。”他望着聂帅,看到了他眼中坚定地目光。

1964年10月,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世界为之震动。

(1960年底,聂荣臻元帅在某基地视察。从左至右:聂荣臻、孙继先、栗在山)

聂帅晚年,十分怀念自己追随一生的毛泽东主席。

1992年1月,他叫秘书设法在他办公室里挂一张放大的毛主席像,说:“现在眼睛视力不行,小了看不清.”

秘书选了两张,一张是毛主席单独办公的;一张是他、贺龙、罗荣桓等元帅陪同毛主席看空军飞行表演的。秘书们倾向选后一张。

他沉思了好一会儿,说:“还是挂毛主席单独办公的那张好,如果要挂集体像,那毛主席一定要在显眼突出的位置,因为他是我们老帅的核心嘛。”最后就选了毛主席单独办公的那一张。

后来,身边工作人员注意到,他躺在躺椅上,经常偏过头去,凝视墙上那张大幅的毛主席像。他一定又在回想毛主席当年领着他们征战的往事……

1992年5月14日,聂荣臻生命走到了尽头,享年93岁。

他是最后一位去世的开国元帅,也是高寿的元帅。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