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南亚冷兵之王克士剑,你了解多少?

马来克士剑产于东南亚的一些岛屿,主要包括爪哇、苏门答腊、巴厘等诸岛。曾几何时,马来人曾制造过世界上独具特色的兵器,足可与其他任何地区的兵器相比,然而时至今日,就连当地人也已经对此不甚了解,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荷兰著名绘画大师伦勃朗于1636年创作的《参孙被弄瞎眼睛》油画。油画中,非利士人将克力士剑插入参孙的眼睛内,剧痛使参孙的整个身体痛苦地挣扎着。

在马来兵器当中,最优良、最具特色的非克力士剑莫属,其外形十分独特,最突出的特征有两点,一是剑身底部突然变宽,二是剑柄和剑身相接处很细,连接的也不十分牢固(早期剑、柄一体的克力士除外)。克力士剑一剑三用,首先是一件兵器,其次是个人配饰物,第三还作为祭祀时避邪的仪杖。

马来人认为每把克力士都是有“灵性”的,并且都具有魔力,这种魔力是制造它的“邦台”,即专家在锻造时注入的,但是只有剑的主人能够使这种魔力发挥作用。传说将克力士剑一指就可以杀人;还有人相信用克力士剑刺入人的影子或者脚印也可以把人杀死;当主人有危险时,克力士剑会在鞘中发出“格格”的声响以作警示,甚至会自己飞出鞘外替主人去战斗。这种说法虽然没有科学根据,但是为克力士剑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而且单看实际的制作技术,克力士剑也的确是一件真正的利器。

早期的克力士剑全部采用天外坠落的陨铁打造而成。之所以使用陨铁,一方面是因为马来群岛上铁矿贫乏,并且当时马来人的冶铁技术水平不高;另一方面是因为陨铁中含镍,可以增强剑身的坚韧性而不易折断。后来随着中国、波斯等地的钢铁输入,加上马来群岛本土也探出铁矿,铸剑师开始采用钢铁锻造剑身,但仍加入一些陨铁来保证克力士剑的坚韧品质。

克力士剑的剑身锻造工艺采用“片打法”,即三片钢夹两片陨铁,通过结合不同碳含量的铁合金,使锻造后的剑身为马氏体和珠光体(马氏体与珠光体是黑色金属材料不同组织结构的名称编者注)的均布结构,确保剑身具有极佳的韧性和硬度。剑身经过反复折叠锻打后,其夹层钢有600层之多,总计需要经过500多次的锤锻入火才能制作完成。完成以上工序后进行酸洗,使剑身表面的花纹更加清晰明显。

这些花纹图案绝大多数呈植物的叶脉状,马来人称之为“帕莫”。剑身表面通常还设有雕刻图案,马来工匠创造了大约150种不同的图案,并为每种图案都赋予了富有诗意的名称。

古代,制作克力士剑的各种工匠汇集在市场上等待客户,剑柄、剑鞘以及装饰品的制作工艺过程是公开展示的,但剑身及剑刃的制造技术是严格保密的。一把克力士剑是由许多工匠合力制成的,其中级别最高的是铁匠,此外还有金匠、银匠、铜匠、制柄者、制鞘者、画匠、漆匠、料匠及磨刃匠等。

对于弯形剑来说,其弯曲的段数有所不同,一般弯曲3~13段,也有个别剑弯曲达29段之多。这个数目必须是奇数,因为双数的弯曲点代表不吉祥。在传统的马来社会里,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弯曲较多的克力士剑。3个弯曲点的克力士剑是商人佩带的,5个弯曲点的克力士剑是学者教授佩带的,7、9个弯曲点的克力士剑是武士将领佩带的,11、13个弯曲点的克力士剑是皇族的专用品,超过13个弯曲点的克力士剑唯有非凡之士才可佩带。全直形的克力士剑则是人人都可拥有。

一名印尼男子的装束。其上身穿着深蓝色的长袖对襟衫,下着巴迪布传统裹裙,头戴传统小帽,腰后部斜插一把克力士剑。

克力士剑的设计和南亚当地的具体环境密不可分,热带环境使得铠甲不怎么流行,因此刀剑战斗更依赖盾牌而非铠甲进行防御。这使得双手长刀剑缺乏有效的发展环境。同样由于缺少非常有效的身体防护,克力士剑更多针对劈斩和切割进行设计而不是更加常见的砍刺兼备理念。

常见克力士弯剑图谱

几种爪哇岛不同地区克力士手柄图谱,以巴厘岛最为花哨.

克力士直剑的典型锻造花纹.

陨铁在印尼确实少见,所以大多数都是一些皇家克力士才会真的含陨铁。爪哇多火山,这边的铁矿质量一流,大多数现代克力士都是铁和镍的合金

克力士的锻打过程:

对刀剑感兴趣可加铸剑师老沈的私人微信号:LQLSSFB 长按左边字母复制

获取更多冷兵器知识也可锁定我们的微信公众号:LBQYJS 长按左边字母复制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