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波斯帝国-伊朗古兵器漫谈

伊朗占称波斯,其文化极为久远。本世纪初,法国考古学家摩根(Jacques de Morgan)曾在其史前古城苏萨(Susa)一带细获石兵及铜兵颇多,伊朗古文化乃益显著。其普通石兵,有旧石器时代之石凿、石锤及骨兵,以及新石器时代之石斧、石铭刀、石剪刀、石半月刀、石矛头或石簇及燧石刮等器。

至于在苏萨城之出一者,较为完整精美,计有燧石及石簇、碾斧、小斧、簇石矛头、隧石刀及晶石刀、半月刀、石锛、石铲、石凿、石锤、石棒等兵器。铜兵有铜刀、铜斧、铜锤、铜镰刀、铜矛头、铜簇、铜碾锤、铜刺兵、铜剑及铜匕首等器,其矛、簇、斧、剑之制造颇为坚利精美。美国历史家罗林森(G. Rawlinson)曾在其史著中图示古波斯各种铜兵与铜盔、铜盾等器及制作精美之剑柄,发扬波斯古文化不少。读者临见其器,即可知波斯人在节制兵之精、艺术之高、手工之巧矣。

伊朗古代之铁兵尤为著名,昔时蒙古、印度、土耳其以及东方其他各国王室均聘用波斯良匠铸兵,其技艺之高超可以想见。惟因各国兵器异形、各王室之兵器异制,制兵者未告留名器上,时代既远,亦无从拼别孰为波斯人所造者耳。是以吾人之研究亦唯限于伊期境内其自身所用之兵器耳。伊朗之铁器时代开始甚早,恐未必在印度诸国之后,而波斯铁兵实为天下最华美、最精良之兵器也。惜乎其古代铁兵不可得而见,今之所论皆远不及千年者耳。

据德国甚尼黑图书馆所藏之伊朗古戎装原图观之,伊朗古武士乃佩长刀于左方,插短剑于右腰。至于棒、斧、锤以及刀、箭等器,均为波斯人所常用。直至火器使用以后,伊朗人仍喜利用弓箭,有如蒙古兵士。其武士所戴之战盔均系尖形,其下之圆边甚坚固,中部配有护喉器及护耳网。伊朗古骑士之入马均有钢质护身甲网,双层编制,夹以金银,以耀观瞻。其高级骑士之盔镶金尤多,全体雕刻花鸟人物及波斯文宇,手工极细,金光缓日,炫目移情.不愧金盔之称。伦敦大英博物馆中藏有阿拔斯大帝之金盔一具,手工至为精美。波斯诸夏馈献俄皇之戎装及武器亦多,均系稀世奇珍,均收藏于彼得堡之皇村别官中。自纳迪尔沙时代以至19世纪中叶,伊朗戎装及武器渐多用花卉点缀,井普用伊斯兰教《古兰经》中之诗句以为雕刻装饰之品。

▲公元前2000-2200年之间在伊朗出土的青铜剑

伊朗刀剑之刃质大都系大马士革钢(亦称花纹钢或水纹钢)中之上品,花纹细腻,钢质坚纯,他刃遇之多遭摧折。柄质除象牙外,有珐琅、雕钢、镶嵌金银等质。刀剑之刃,在近柄处大都嵌金作花卉形。伊朗与高加索接界之塞加西亚(Circassian)一带,其人亦如高加索人而咸用直形宽刃大柄之短剑。伊朗之长标枪,其锋甚锐而窄小,旁带锯齿两三,体轻易举,不似印度标枪之沉重笨大。其短标枪则均置袋中或荚中,常有双体者。伊朗人所用之圈形护身钢牌、护腕甲套及护身钢网,其手工均至为精细,大都雕刻人物花卉及字形,作凸体阳文,镶嵌金丝,钢质极坚固,其品质及艺术之精美均在同期中业洲其他民族武器之上也。以下就所能得见之伊朗古兵,作简单之分类介绍。

一、长兵

伊朗古代之长兵,矛与刀,斧、锤,标枪等器并用,其精美者均镶嵌黄金宝石并有铭。迨至蒙古占领时代,伊朗之长兵受其影响而有所更变,但装潢镶嵌之美如昔。

▲伊朗19世纪长斧

二、短兵

伊朗之短兵,满饰黄金宝石,雕镂镶嵌极为精致细腻,虽不喜如印度人用玉而华丽则有过之无不及也。伊朗刀剑之刃质极佳,大都系天然结晶平面花纹钢刃,刃体有全面刻花作行猎图者,人马野兽均嵌金丝,虎虎有生气,其艺术可称登峰造极;或刻作碎锦图形,金嵌铭文,遍及全刃,望之俨如金刃。其柄与鞘之装潢华美、恰与刃相称。其名为舍施尔(Shamshir)之曲形长刀,刃常大曲如弓而过之,有时竟有近于半圆形者。据云,伊朗骑士之杀敌不事砍劈,但策马急驰而将刀平持,使其锋平划敌人首级落地,是以其刃如是之曲也。惟此法伊斯兰骑士均知之,土耳其人为最,似并非伊朗人之专长耳。

▲刀形各异的比查克

伊朗人亦喜用短刀及小刀播映,大致有两种:一名比什卡伯兹(Peshkabz),其刃上宽而直,下窄而曲,刃尖极锐。刃之接柄处宽出一段,是其特点。其柄形特异,如S字母形,又如驼颈伸首形,一望可辨。此种类型之刀,印度及其他伊斯兰民族亦均用之,但不知是否系伊朗人所传往者耳。

▲19世纪什卡伯兹

一名比查克(Bichaq ),系直形小刀,刃形略如锐叶形,近柄处有嵌金铭。圆体牙柄及黑皮鞘者居多,柄梢之箍饰均嵌金,亦有铁柄嵌金铭、皮梢铜饰者。瑞士伯尔尼历史博物馆之所藏者颇多艺术品,有鞘内或鞘外另加一小刀者。此外尚有类于土耳其之亚特坎(Yataghan )长刀及高加索之卡马(Kama)宽刃短剑,伊朗人亦曾用之。

伊朗短兵,除刀剑之外尚有锤斧等器,亦均镶嵌黄金起花有铭,有时且嵌宝石,手工极为精美细致,斧形有上下不等边长方形、锯刃形、月牙形、半月形、双月牙带叉形等形。锤形较为统一,大都为一头尖之曲香蕉形,可啄可击,其体顺为细小;亦有铁柄嵌金起花为铭者。伊朗人在数百年前,甚喜用珐琅起花柄梢,著者所藏二匕首,一为金底各色花珐琅柄鞘,一为白底各色花珐琅柄精,均古代伊朗之艺术品也。

三、射远器

伊朗古代之射远器为标枪及弓箭两种,与亚洲其他民族相同,但其双标枪之鞘袋及剑夹形之鞘袋则独树一帜,与他族相异也。伊朗人所用之弓,有两端徽曲之长弓,略如中国弓形而弦体透空处较短者;有两端大曲之短弓,曲如水牛角.弦反较长,有如印度及土耳其诸伊斯兰人之弓者。其羽箭略如中国之箭,三角形簇则较为尖锐。箭囊有形如宋明箭袋者,有形制紧窄如大刀袱者。

伊朗人所用之旧式火器大致与印度及阿富汗诸伊斯兰人之火枪、火铳相类似,但枪管制造较精,大都用大马士革花纹钢为之,并不取材于欧洲钢,而镶嵌之艺术亦较为精关。吾人所示伊朗隧石铳,其名为Sherpachra(幼虎之义),其形虽近于欧洲同期之器,但雕刻装饰不同。至若其所用之火药壶,有扁体银质者,有囊形单嘴双嘴及长嘴者,有曲形如早烟斗而银制镂刻甚精者,亦有尾端微曲、牙制而加嵌金之铁片为盖者,大致均与其他伊斯兰诸族之火药壶大同小异,但工艺较为精致纤细耳。

四、卫体武装

古代伊朗人之卫体武装,犹如其他武器,亦为亚洲古昔最精美、最华丽之武装也。其制造之精、雕镂之细、镶嵌之美、质料之坚,均为首屈一指。如前俄国彼得堡皇村别宫中所藏之全套伊朗武装,询世界稀有之珍品;其盔,其盾,其胸甲,其腕甲,均钢底镶嵌黄金,为花为铭,盾上丛卉如锦,极富艺术性。其钢丝连环锁网之制造亦极精巧细密,非他族之器所能及,无怪乎莫卧儿皇帝及伊斯兰诸国之良兵均出于伊朗良匠之手也。

注:本文选自民国大儒周纬先生所著《亚洲古兵器图说》,作者1884年生于安徽,1903年赴法国留学,获巴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归国后任职于外交部。1949年病逝于南京,享年65岁。他少年时读侠义之书即倾慕削铁如泥的宝刀名剑,壮年后在欧洲接触到各国收藏家所藏珍贵古代兵器,从此将大量精力投注于中国及亚洲各国古代兵器的研究探索,收集了几百件古兵器珍品和近万幅资料图片。周纬是亚洲古兵器收藏研究第一人。本文是周纬先生对游览过的伊朗兵器的概述,所述兵器归属年代大致是在沙法维王朝时期。

对刀剑感兴趣可加铸剑师老沈的私人微信号:LQLSSFB 长按左边字母复制

获取更多冷兵器知识也可锁定我们的微信公众号:LBQYJS 长按左边字母复制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