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蒋经国邀请他赴台领取100万美金 他说:这个钱我

1949年1月,淮海战役结束。国民党徐州“剿总”前线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代参谋长文强与杜聿明、黄维等人一起成为了俘虏。

文强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是文天祥的23世孙,17岁时见过孙中山;是毛泽东表弟,少年时代经常跟毛泽东“抬杠子”;他是黄埔军校学生,与周恩来有师生之谊,还在周恩来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在黄埔军校读书期间与林彪是同学,还因林彪枪支走火和林彪打过架……

或许正因为此,当文强以战犯身份被关进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时,他一度抗拒改造,拒绝写悔过书。

据说,文强曾对监狱长明言:“我曾任红一师师长兼政委,毛泽东是我表哥,朱德是我上级,周恩来是我老师和入党介绍人,林彪是我部下,刘少奇家离我家不到20里路。是他们没有把我教好,要写悔过书应该他们写,我不写。”【资料扩展:】

文强的个性特点可见一斑。

1975年3月,我国决定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并予以公民权。在293名特赦战犯的名单中,文强位列前十名。3月19日,当最高人民法院的大法官在特赦会宣布特赦“给予公民权”时,文强等人禁不住热泪长流。

随后,文强被安排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专职委员,撰写回忆录。

1985年的一天,文强到同为文史专员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郑庭笈家里做客,无意从一张从美国寄来的照片中发现昔日学生蒋志云的身影。文强在郑洞国的建议下,给蒋志云写了一封信。

蒋志云当时是台湾的“国大代表”,她很快就回信,热情地邀请文强去美国玩。文强就写了一份赴美会友的申请,送给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邓颖超邓颖超非常支持,通知了公安部,公安部很快为文强办好了出国手续。

当年9月,文强抵达美国旧金山,迎接他的不光是蒋志云全家,在台湾的三弟文中侠也赶来与他团聚。文强觉得有些奇怪,问表弟:“我到美国,连国仪都没有通知,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这里是“国仪”,指的是当时在美国居住的二弟文国仪。

文中侠说:“你来美国的消息,蒋经国‘总统’早就知道了,你住在哪家酒店,住在几号房间,总之你的一切行踪,台湾方面都知道。”

文强当年做过国民党军统特务,对于这一套把戏很反感。

文强那次在美国住了3个多月。他跑了10个州,会见了许多老朋友,包括特赦后到美国、台湾、香港等地定居的老熟人,还在美国度过了80大寿。蒋纬国特意让人送了1000美金做为寿礼。蒋志云将一张文强1945年升中将那天照的戎装照放大了送给他。文强很高兴,一直挂在家里直到去世。

在文强临回大陆前,蒋志云突然告诉他,说蒋经国欢迎文强到台湾去,领取存放在台湾的100万美金。【资料扩展:】

文强吃了一惊,说:“我在台湾一个钱也没有,我没有这笔钱,你们不要胡说!”

蒋志云解释说:“大哥有所不知,台湾现在有个新规定。你是国民党中将,每月固定工资400美金,每月还有1200美金特别费,一个月就是1600美金,到现在三十多年了,积累下来,差不多有100万美金了。你知道吗?台湾方面认为你在大陆坐牢是在职,你在大陆坐牢,受了不少罪,应该给你钱。只是按照新规定,这个钱必须由本人去台湾拿,任何人不得代领。”

在上世纪80年代,100万美金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可是文强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说:“我不能拿这个钱,我也没这个钱。淮海战役我打了那么一个大败仗,还跑到台湾拿100万美金?再说拿这个钱也没法回大陆,人家会说我这个人钱能买得动,这有辱于我们祖宗,有辱于文天祥。这个钱我不能要!”

给你好看的历史:勇哥读史

微信公众订阅号:yonggedushi(←长按复制添加)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