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这个战国杀手不够冷

春秋末期,晋国只剩下智、赵、韩、魏四家卿大夫,其中以智氏最强。专擅晋国国政的智伯瑶恃强向韩康子、魏桓子索得土地,在向赵襄子索地遭拒后,于周贞定王十四年前455年攻打赵氏,并胁迫韩、魏两家出兵。赵襄子退居晋阳固守。智伯围困晋阳两年而不能下,引晋水淹灌晋阳城。危急中,赵襄子说服韩、魏两家倒戈,放水倒灌智伯军营,大破智伯军,擒杀智伯瑶,此战即晋阳之战。此后韩、赵、魏瓜分晋国剩余土地,史称“三家分晋”,天下大乱……

这是一个略略有点清爽的早晨,连日来沉闷的天气,在芒种节气到来时,郁积了多日的雨竟不知跑哪里去了,只是空气中还余留着些许黏黏的潮湿。

赵氏都城邢邑城外不老青山上的王家园林此时还笼罩着朦胧的雾气,苍翠的峰峦、褐色的峭壁透射着险峻雄奇的山势。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山崖上那些虬结张扬的柏树,挺立在峭壁间的她们枝繁叶茂,犹如漂浮着的朵朵墨云。

赵氏家族首领赵襄子在一千甲士的簇拥下打马出城前往王家园林。赵襄子已近知天命之年,斧劈刀削般沟壑纵横的皱纹在黝黑的脸庞盘踞,一双细眼常常微微眯着,让人在敬畏他赫赫威势的时候却又总觉得他和蔼可亲。赵襄子确实不是一个狠心的人,只是多年的征战,帷幄的运筹早已沧桑了他的心。

“”赵襄子身后的一千甲士,披挂青铜甲胄,内衬红色战袍,全是赵军的精锐,气势昂昂。他们一半手持长矛,一半持大戟逶迤而来,脚下的战靴落地便是咚咚直响,激起滚滚黄尘。出城十里外的赤桥,便是进入王家园林的山门。

“咴咴咴咴” ,大队人马刚刚踏上赤桥,突然,赵襄子座下的战马一声惊叫,人立而起。

赵襄子骑的是一匹阴山胡马,神骏异常,后人有诗曰:胡马阴山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这种马还专一护主,它一声惊嘶,赵襄子心里也是一沉。

“有刺客”,不愧是赵军精锐,一千甲士迅速分为五队,四队四个方向警戒,一个百人小队团团围住了首领。

襄子命令近侍说:“去桥下看看,好像有人。”话音未落,寒光爆闪,一条黑衣大汉手持长剑从桥下翻身跃出。阴阳花纹交错的剑身在晨光中如一泓秋水,光华闪动,映着大汉脸上的如蚯蚓般扭曲的几道红色伤疤,竟闪出奇异的光芒。剑光裹着黑色身影翻滚直扑赵襄子。裆裆裆,长剑与矛戟相交声中,护住赵襄子的甲士竟纷纷倒地,献血从甲士的脖颈和额头处爆射而出,一朵朵血花飞溅到黄土地上。

“豫让,住手!”赵襄子一声暴喝。“你怎么变成了如此模样?”

大汉闻声一愣,旋即一个转身跳出战圈。“嚯嚯嚯”,大汉喉头滑动呜呜咽咽的发出浑浊的音符。赵襄子闻声跳下马来,竟自近前走来。贴身卫士待要护在他身前,被他一把推开。“豫让,世间猛士也!人间义士也!”

“嚯嚯”大汉口中发声,双手竟是抱剑长揖。散发滑落的肩头也在微微耸动。

赵襄子双手搭上大汉的手肘,轻轻一托。“晋阳一别,年载有余矣。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大汉正是晋阳之战被杀的智伯家臣豫让。

晋阳之战之后,赵襄子对智伯怨毒最深,还把智伯的头颅涂上漆,做了饮器。豫让发誓要为智伯报仇。他先是改变姓名,冒充罪犯,混进赵氏在晋阳的宫廷,企图藉整修厕所的方式,以匕首刺杀赵襄子。可是赵襄子当时突然有所警觉,命令手下将豫让搜捕出来。赵襄子的左右随从原想杀他,赵襄子却认为豫让肯为故主报仇,是个有义之人,便将他释放。

“嚯嚯嚯”豫让用含含混混的嗓音叙说了一年的经历。晋阳出宫后,豫让四顾惘然。他既放不下复仇之心,也对赵襄子的大度感到钦佩。内心矛盾的他纵情山水,游走江湖。每每夜深人静,当年智伯与他月下促膝相谈,肝胆相照的场景就会漂浮在他的眼前。一次酒后大醉,饱受内心煎熬的他竟在全身涂抹上生漆、口里吞下火炭弄哑了嗓子,让自己变为癞痢形状,他要以乞丐的身份再次出击行刺。

亲近他的朋友劝他,假如肯假装投靠赵襄子,一定会得到重用,那你岂不就有机会报仇了吗?何必要这样虐待自己呢?豫让却说,赵襄子,以士待我,我岂能对他虚情假意,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赵襄子喟然一叹:“您不是曾经侍奉过范氏、中行氏吗?智伯把他们都消灭了,而您不替他们报仇,反而托身为智伯的家臣。智伯已经死了,您为什么单单如此急切地为他报仇呢?而我是真的欣赏你,为何不能随我一道建立功勋?”

豫让长揖一礼,声音愈发含混但语气却是坚决:“我侍奉范氏、中行氏,他们都把我当作一般人看待,所以我像一般人那样报答他们。至于智伯,他把我当作国士看待,所以我就像国士那样报答他。襄子,豫让来世相报也!”手中长剑一弹,叮嗡一声,长剑发出低啸。“此物产自吴越,为欧冶子所铸,虽不居十大名剑之列,却是大巧若拙品自非凡。”豫让将长剑双手一托向襄子身前送来,只见一团光华幽幽绽放而出,光影流动中又再次映射出奇特红晕,剑柄上的雕饰也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三家分晋,天下大乱,襄子将来开疆裂土,建国封侯必然会亲身赴险,此剑交于你身边护卫之人,愿能时时保你平安!”

赵襄子默默不语,晨风拂过他的脸庞,仿佛将他脸上的沟壑般的皱纹吹得更深了。豫让再作揖一礼,希望您能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将您的衣服脱下来,让我刺穿。这样,我即使是死了,也不会有遗憾。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豫让仗剑长歌,一曲唐风《葛生》,唱的人肝肠寸断。对着赵襄子脱落在地的长袍,豫让不断地劈击划刺,涂漆的身躯和脸上的疤痕狰狞可怖,长发甩动落到剑锋之上顿时化作一团黑雾,黯哑的嗓音配着剑舞嗡嗡作响,刺激人的耳膜。

唱声突然戛然而止,一道血光闪过,黑色的身躯轰然倒地。

自此,赤桥改名为豫让桥,在今天河北邢台市区内。

更多好文请订阅本头条号,每天为大家更新

喜欢就点击下方“关注”本号,反正多一个关注又不会怀孕

逸趣历史,一个专业讲历史的自媒体。我们用历史依据说话,踏踏实实做历史原创

更多精彩历史文章请关注公众号:逸趣历史(yiqulishi)

转载须征得头条号作者同意,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