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秦国能灭六国,凭什么?

战国时期,七雄并立。但最终,其他六国被秦国强行收购。这个大秦国究竟是何方神圣?它哪来这么大的资本?下面,咱就从它老祖宗开始说起,剥皮抽筋,细细地耍它一耍。

秦的祖先叫大业。大业的亲娘叫女修,大业的爸爸不是人,是只燕子。

为什么是只燕子呢?女修是这样说的:“有一天,天气挺不错的,我就把织布机搬到小河边织布,忽然,我看到一只燕子下了一只蛋,掉在我面前,我正好当时有点饿,就生吃了。结果……结果就怀孕了。”

呵呵。呵呵呵。

大业一辈子兢兢业业,但也平平庸庸。倒是他的儿子大费,还干了两件勉强留名青史的事儿。

一是做大禹的秘书,协助大禹同志治水。二是治水成功之后,负责给当时的天子舜爷驯养禽兽,也就是相当于“弼马温”一类的小官。这个工作本来不值得一提,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大费同学不以职位低、工资少而闹情绪,反而兢兢业业地干好本职工作,为舜帝驯养出了许多新品种,因此受到大舜的亲自接见,并授予劳模称号,这才名留青史。

自大费之后,他的子孙世代为天子养马驯兽,也没有什么奇闻异事,平淡如清水白纸。

直到秦襄公这里,才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正是这个秦襄公,为秦挖了第一桶金,这才有后来的大秦盛世。所以,秦襄公应该是秦发展史上一位至关重要的转折性的人物。

秦襄公,他改变了大秦。

我们知道,但凡某个重要事情的成功,少不了三样东西:天时、地利、人和。这个天时,其实就是好的机遇。

很幸运,秦襄公赶上了这个天时,而且他当仁不让地握住了它。

秦襄公生在昏庸的周幽王时代。上回书说到,周幽王因宠爱褒姒,而废除太子宜臼,把褒姒所生的儿子伯服立为继承人。并且,周幽王多次举烽火把诸侯骗来京师,以求褒姒一笑,诸侯们因此背叛了他。

这个时候,西戎的犬戎和申侯一起攻打周朝,在郦山下杀死了幽王。

鸡贼的秦襄公,看到这是个上位的好机会,于是,他决定豪赌一把,并且眼光独到地把身家性命都压在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身上。这个平王,就是前面提到的原太子宜臼。

打定主意后,襄公就率兵营救周朝。期间,作战有力,战功无数,受到平王的口头嘉奖。

之后,周平王为躲避犬戎的骚扰,把都城向东迁到洛邑,襄公又带兵护送了,可谓是做到了对领导无微不至。

周平王一感动,就封襄公为诸侯,赐给他岐山以西的土地。接着又说:“西戎不讲道义,侵夺我岐山、丰水的土地,秦国如果能赶走西戎,西戎的土地就归秦国。”平王与他立下誓约,赐给他封地,授给他爵位。

直到此时,秦才堂堂正正地成了一方诸侯,为以后的争霸争雄,奠定了不可或缺的法理基础。

后来,秦襄公在讨伐西戎、到达岐山时,在那里去世了。他的儿子文公即位,继承先父遗志,把西戎那帮兔崽子赶到了兔子不拉屎的蛮荒之地。

之后,经过辈辈相传,接力棒传到了穆公的手里。秦穆公,这又是秦历史上光彩夺目的一个牛逼人物。

如果说秦襄公把秦国领上了通往牛逼的大道,那秦穆公则是领导着秦国人民在通往牛逼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直至巅峰。

当时,正是各国混战、争霸的狗咬狗时代,场面十分热闹。在这时,秦襄公利用他聪慧的政治头脑,做了一件政治联姻的大事娶了当时气焰比较嚣张的晋国的公主。这在当时看来,可谓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并且,由这个公主做线头,还使他得到了两个人才百里奚和蹇叔。百里奚是晋国公主的陪嫁奴隶,但这小子在半途中逃跑了,但在逃到楚国的时候,被楚国人给抓住了。

秦穆公听说他比较有才,就用五张羊皮半买半恐吓地让楚国放了人。一谈,发现这个70多岁了的老头还确实不是一般人,于是就给了他个官当当。百里奚感激知遇之恩,又借花献佛地把自己的老朋友蹇叔推荐给穆公。又一谈,发现蹇叔更是不得了,比百里奚还有才,就让他做了大夫。

后世的人,都把此段荐才的故事传为佳话,其实,我认为那是咱们自作多情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想,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到一个陌生的政权中担任要职,算是空降兵,在盘根错节的政客之中,谁会真的鸟他?于是,他就自力更生,从外边弄点自己的人进来,不管怎么说,那也算有自己的心腹了啊。

可见,许多高尚其实是人为附加的,原因是自作多情或者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秦穆公本来想,娶了晋国的公主后,秦晋就可以一致面对外来的强敌了。但造化弄人,没想到此后他的一部分精力居然要投入到和晋国的纠葛之中。不然,凭他的能力,肯定会把秦国弄得更加强大。

这起源于晋国的一场内乱。

晋献公的爱妃骊姬制造了内乱,太子申生被骊姬所害,死在新城,公子重耳、夷吾出逃。而申生就是穆公的亲小舅子啊,他能不管吗?或者说,他若不管的话,他家里还想安宁吗?略想想就能预测到,秦穆公若不作为,那位泼辣的晋国公主,肯定把他的后院搞个鸡犬不宁。

任何事情都有个前因后果,这场内乱也不例外,具体的过程是这样的:晋献公去世,由于之前他改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为太子,所以奚齐即位。但他的臣子里克不大服气,就杀了奚齐。又一个大臣荀息立卓子为王,里克又杀死了卓子和荀息。

这时候,出逃在外的夷吾派地下党来到秦国,请秦穆公帮他回晋国。在夫人一会儿一哭二闹三上吊、一会儿袒胸露乳的威逼利诱下,穆公答应了,于是派百里率兵去护送夷吾。

夷吾当然感激不尽,他对秦国人说:“我如果真能登位,愿意割让晋国的河西八座城给秦国。”

但这小子为人比较奸,也比较吝啬,等他回到晋国登上了君位,却又死活不肯给秦国河西八座城了。

当时,尽管秦穆公极其不爽,但碍于亲戚关系,也就暂时忍了下来。而且,对于晋国,这位大哥可以说是做到了仁义尽致。为什么这么说?且看下面的故事:

之后的某年,晋国大旱,于是夷吾这死不要脸的又厚着脸皮派人来秦国请求援助粮食。穆公的手下很气愤,不但劝穆公不要给那忘恩负义的东西粮食,还主张趁他们挨饿的关口,发兵把他们灭了。

其实,穆公心里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刚要允许,可心中忽然想起那个泼辣的晋国夫人,不禁脸冒冷汗,忙改口说:“夷吾不是玩意,但跟晋国百姓无关啊,所以……还是援助援助他们吧。”就这样,秦国的粮食就一大车一大车地运到了晋国,把晋国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按说,经过这件事,夷吾应该对秦穆公这个姐夫感激不尽了。可事实却总能出人意料,这个夷吾老弟,接着又给了穆公兄一个重大的打击。

事情是这样的:

晋国闹完饥荒的两年之后,秦国也发生了饥荒,于是理所当然地请求晋国援助粮食。晋国就此事征求群臣的意见。但夷吾这个畜生,不但没给粮食,还听了手下的意见,趁着秦国闹饥荒,发动军队攻打秦国。

结果,不但没捞着任何好处,反而让秦国把自己活捉了。 回到秦国后,穆公向全国发布命令:“人人斋戒独宿,我将用晋君祭祀上天。”可就在这时,秦穆公的夫人,也就是夷吾的姐姐听到这件事,就穿上丧服,光着脚,说:“我不能挽救自己的兄弟,以致还得让君上下命令杀他,实在有辱于君上。”穆公本来想男子汉一回,但最终还是摄于夫人的淫威,跟晋订立盟约,答应让夷吾回国。

这次,夷吾学聪明了,一回到自己的地盘,就赶紧献出晋国河西的土地,还派太子圉(语)到秦国作人质。秦国把就同宗的女儿嫁给子圉,算是招了个上门女婿。这时候,秦国的地盘向东已经扩展到黄河。之后,秦国又轻松地灭了梁、芮二国,地盘就更大了。

从上面的事件可以看出,秦穆公这次的买卖没折本,不但得了地,还弄了个人质。这也正是秦穆公的老谋深算之处。

据我猜测啊,秦国根本就没闹什么饥荒,他本来就想收拾晋国,但无奈自己是个“妻管严”,摄于夫人淫威,只好想出这么个诱兵之策,让鼠目寸光的夷吾来自投罗网。

哈哈,厉害啊,秦穆公。

后来,夷吾死了以后,秦穆公又拉拢重耳,并把他送回晋国,扶立他当了国君,这就是后来的晋文公了。

到此为止,我们就看到秦穆公的远大机心了。一个自己掌握之中的国君带领的国家,只能对自己言听计从了。所以,晋文公时期,受尽了秦国的剥削,却只是默默忍耐。

当然,再伟大的人物也会犯错,尤其在好大喜功、头脑发热之际。秦穆公也是人,所以他当然也会偶尔干蠢事。

远程攻打郑国,就是他干的蠢事中最蠢的一件。

当时,秦穆公不听蹇叔、百里的劝告,一意孤行, 派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率兵向东进发,穿过晋国,去攻打郑国。

对晋国来说,这绝对是个耻辱,因为这赤裸裸地侵犯了晋国的领土主权。

尤其无法忍受的是,秦国军队开进到晋国的滑邑时,郑国商人弦高带着十二头牛准备去周朝都城出卖,碰见了秦军,他害怕被秦军杀掉或俘虏,就献上他的牛,说:“听说贵国要去讨伐郑国,郑君已认真做了防守和抵御的准备,还派我带了十二头牛来慰劳贵国士兵。”

于是,秦国的三位蠢将军一起商量说:“ 我们要去袭击郑国,郑国现在已经知道了,去也袭击不成了。”于是灭掉了滑邑。

这对晋国来说,应该属于绝对的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范围了。虽然晋国国君是你秦国立的,可也不能欺人太甚啊。一个国家,和一个人一样,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此时,,晋文公死了还没有安葬。太子襄公愤怒地说:“秦国欺侮我刚刚丧父,趁我办丧事的时候攻破我国的滑邑。”于是把丧服染成黑色,发兵在山阻截秦军。

哀兵必胜,秦国军队大败。晋军俘获了秦军三位将军返回都城。

可碰巧的是,晋文公的夫人是秦穆公的女儿,和他那从晋国嫁到秦国的亲娘一样,她也积极展开夫人外交,替秦国三位被俘的将军求情说:“穆公对这三个人恨之入骨,希望您放他们回国,好让我国国君能亲自痛痛快快地煮掉他们。”晋君答应了,放秦军三位将军归国。

三位将军回国后,缪公穿着白色丧服到郊外迎接他们,向三人哭着说:“寡人因为没有听从百里、蹇叔的话,以致让你们三位受了屈辱,你们三位有什么罪呢?你们要拿出全部心力洗雪这个耻辱,不要松懈。”于是恢复了三个人原来的官职俸禄,更加厚待他们。

这个事件中,除了看出大人物也会做蠢事外,还能看出遗传对人的成长的重大影响。怎么看出来的呢?就是从秦穆公的女儿求情的那场戏中看出来的。她没有可怜兮兮地求晋襄公把败将放了,而是用了一个计策,骗了襄公,让他心甘情愿地放他们回去。

我认为,这完全是继承了她老爹的老谋深算。说明,遗传的作用比我们一直认为的要大得多啊。所以,好好研究遗传学是识人尤其是小孩的一条捷径。

后来,直到公元前624年,秦穆公才在头脑清醒的时候,命令孟明等人率兵进攻晋国,结果把晋国打得大败,秦军夺取了王官和(郊)地,为山战役报了仇。

后来,秦穆公又派兵用计谋攻打戎王,结果增加了十二个属国,开避了千里疆土,终于称霸于西戎地区。

穆公死后,太子继承王位,这就是康公。

之后,纵观天下大势,无非就是一锅粥的诸侯混战,就像千年之后的军阀混战一样,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各自拼命扩大地盘。在这中间,秦国是有得有失,有败有胜,但从的趋势来看,它还是一直出于事业上升期的。和老相好晋国的关系,也是你打我一巴掌,过两年,我再还你一耳光。如此而已。

到了秦孝公时,经过历年的排列组合,黄河和山以东已有六个强国,秦孝公与齐威王、楚宣王、魏惠王、燕悼侯、韩哀侯、赵成侯并立。诸侯用武力相征伐,彼此争杀吞并。秦国地处偏僻的雍州,不参加中原各国诸侯的盟会,诸侯们象对待夷狄一样对待秦国。孝公于是广施恩德,救济孤寡,招募战士,明确了论功行赏的法令,暗暗积蓄力量。偶尔小试牛刀,便西进杀了戎族的(环)王。

如果说,秦穆公是外战的能手,那他的子孙秦孝公便是内政的能手。

我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社会改革第一炮商鞅变法,就是在秦孝公的领导指挥下开展的。

现在看来,改革就改革嘛,没什么大不了。这是因为中国已经发生过无数次改革了,我们只是步前辈后尘而已。但人家秦孝公可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种胆魄、这等胸襟,作为后人唯有仰视啊。

当时,商鞅劝说孝公实行变法,制订刑罚,在国内致力于农耕,对外鼓励效死作战,给以各种奖罚。孝公认为这个办法很好,正准备施行。

但任何一次历史的进步,都会有守旧势力的阻挠。这两者的关系,就像磁铁的两极一样,是互生的。

后来,经过辩论双方的大论战,终于讲清了问题,统一了立场,于是,孝公采用商鞅的新法,三年后,发现效果真的不错,就任命商鞅担任了左庶长。

本来,这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事件,既没有流血牺牲,而且变法还成功了。但,事物从来都不被上帝允许是完美的。于是,该死的上帝就给商鞅安排了一个血淋淋的悲惨的下场。

秦孝公去世,儿子惠文君继位。这孩子一即位,就杀了商鞅。

原因是两人曾经结下过梁子。

原来,商鞅刚在秦国施行新法时,法令行不通。这时,正好太子触犯了禁令。商鞅说:“法令行不通,根源起自国君的亲族。国君果真要实行新法,就要从太子做起。太子不能受刺面的墨刑,就让他的师傅代受墨刑。”

从此,法令顺利施行,秦国治理得很好。但,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结局是,商鞅被秦国国君兼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惠文君,判处反叛之罪,最后处以五马分尸之刑,在都城示众。

唉,噫吁兮!啥也别说了,记住三条教训吧:

一、千万别招惹领导他儿子,简称太子。

二、做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三、出来混,总有一天要还的。

一代改革先锋落得如此下场,真是万古同悲啊,噫吁兮!啥也别说了。

虽说惠文君杀了商鞅,但他也不是个废物角色。在继承先辈遗产的基础上,他也把秦国打理得蒸蒸日上。

以至于,楚国、韩国、赵国、蜀国都派人来朝见。甚至,连名存实亡的周天子都前来拜见。

再往后,也是过去的延续,无非是狗咬狗般无正无邪的混战,而且愈演愈烈,比之前更加赤裸裸。

而秦国,利用张仪的连横政策,远交近攻,在诸侯中迅速地强大起来。

这个过程中,有三个事件最能说明问题。

一是,西周君跑到秦国来,主动全部献出他的三十六个城邑和三万人口。秦秦王接受了这些城邑和人口,让西周君回西周去了。

二是,又过了几年,周地的民众向东方逃亡,把周朝的传国宝器九鼎运进了秦国。周朝从这时候起就灭亡了。

三是,又过了几年,天下都来归服。魏国落在最后,秦国就派将军去讨伐魏国,攻占了吴城。魏王也把国家托付给秦国听从命令了。

这时候,可以这么说:秦国已经做大到,其他国君和他坐在一块打麻将,都没人敢和牌的地步了。

直到嬴政即位,二十六年间吞并六国,设立三十六郡,一统天下,自称始皇帝,那已是后话了。

请订阅“趣谈秘史”,历史深处有八卦↓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