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慈禧太后为何跟一棵白果树“熬鳔&amp

老北京话有所谓“熬鳔”,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说到或听到了。这个词的本义是指把鱼鳔慢慢熬制成一种胶,形容某个人专注于一件事,反反复复,黏黏糊糊,软磨硬泡、纠缠不休,跟“执着”有点儿近义却显得贬义一些。

把“熬鳔”一词用在有点儿“轴”、有点儿死心眼的小市民身上,倒还无妨,但是如果用在达官显贵乃至皇亲国戚上,就未免不恭,但偏偏清末掌国的慈禧太后,就干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跟一棵白果树“熬鳔”个没完没了。

来龙正脉,点穴最佳

北京西郊北安河乡的妙高峰古香道旁有一座“七王坟”,埋葬的是光绪皇帝的父亲——醇亲王奕譞。

七王坟最早叫“香水寺”,建于东汉建武五年,唐代改成“法云寺”,金章宗完颜璟时期又赐名“香水院”。明代笔记《帝京景物略》有记:“小峰屏簇,一尊峰刺入空际者,妙高峰。峰下法云寺,寺有双泉,鸣于左右,寺门内甃为方塘。殿倚石,石根两泉源出:西泉出经茶灶,绕中溜;东泉出经饭灶,绕外垣;汇于方塘,所谓香水已。金章宗设六院游览,此其一院。草际断碑,香水院三字存焉。”

慈禧太后为何跟一棵白果树“熬鳔”

网络配图

咸丰十一年,慈禧发动了辛酉政变,除掉了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开始执掌大清朝政。在这次政变中,奕譞坚定地站在慈禧一方,亲自带兵在半壁店捉拿了护送咸丰梓宫的肃顺,立下了大功,从此不断得到升迁。同治三年,年仅25岁的他被加封亲王衔,同治十一年晋封醇亲王……青年时代的奕譞颇有些雄心壮志,以操练出一支能征善战的八旗兵为理想,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发现自己才具有限,而那个垂帘听政的嫂嫂又是个权力欲极强、政治手腕过人的政治家,所以变得忧谗畏讥,小心翼翼,有点风吹草动就紧张得不行,身体也越来越坏,对于朝政,能躲就躲,没病也要称病。

同治七年的夏天,奕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蔚秀园别墅休养,其间他挂念自己园寝的选址,就带了一位名叫李尧民的风水先生前往妙高峰一游,李尧民对香水院一带的风水连连叫好,认为此地乃“来龙正脉,点穴最佳”。遂选定此地为园寝基址,陆陆续续直到光绪二十五年才算完工,耗资二十七万六千多两白银。

慈禧“熬鳔”的那棵白果树,就位于墓地南侧围墙外面。这件事的原因说来复杂。公元1874年,同治帝病逝,在选择皇位继承者时,慈禧为了继续把持朝政,选定了奕譞的次子、时年只有四岁的载湉嗣位,是为光绪帝,据说圣旨下到醇亲王府时,奕譞吓得昏死过去,连连称祸,因为他深知自己作为皇帝的“生父”,客观上一定对慈禧权力的正当性形成挑战——按照规矩,儿子称帝,他这个“生父”无论摄政还是议政都是合理的,而奕譞自知绝非慈禧太后的对手,却又一定会备受慈禧太后的猜忌,所以有生之年只怕能保全脖子上的这颗脑袋都难,因此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奕譞小心翼翼,不敢妄言妄行,才算保全了首级。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