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周总理的学生、第一位烈士证授予者火龙将军之

他是周总理的学生,黄埔军校四期生、林彪的同学。

他是彭德怀的入党介绍人,中共早期著名军事家。

他被称为火龙将军,贺龙则被称为水龙将军

他对游击战有着深刻理解,湘鄂西的游击战十六字歌与井冈山的游击战十六字歌几乎同一时期出现。

他是建国后中国烈士证第一号获得者。

他是中共36位军事家之一。

他是影响中国历史100人之一。

他被冤杀前,告诉刽子手:省下子弹去打敌人吧。说罢,他引颈受戮。

29岁的他,非常年轻,却战功赫赫。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

四处野鸭和菱藕啊,秋收满畈稻谷香,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

在过去洪湖老区的一些人家都要供两个牌位,一个是水龙将军贺龙,一个是火龙将军段德昌。1933年8月19日,段德昌生于湖南南县南洲镇火箭村。他字裕后,号魂。

192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考入黄埔军校,成为第四期学员,深受时任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的周总理器重。但某次,与国民党右派的冲突中,失手杀了人。21岁的段德昌参加了毛泽东、李富春主办的中央政治讲习班。

不久便参加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五团党代表、第八军第一师政治部宣传科长、政治部秘书长,期间结识了一营营长彭德怀。1927年,介绍彭德怀加入了共产党,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彭德怀的引路人。

1928年,段德昌在湖北公安领导了“年关暴动”,其后与周逸群在洪湖地区建立了鄂西游击区。在此期间,他总结出了游击战十六字方针:敌来我飞,敌去我归,人多则跑,人少则搞。以及”“要打必胜,不胜不打”的游击战原则。

1928年7月,红六军、红四军会师湖北公安,组成红二军团。段德昌担任红六军副军长兼十七师师长,9月改任红六军军长。其间,率部队取得对洪湖苏区的三次围剿的胜利、取得“襄北大捷”。

1932年6月到10月,蒋介石组织10万大军对洪湖苏区进行了第四次围剿。段德昌率众抵抗,终因实力问题不得不撤退,10月下旬段德昌率部历经两个月,于12月下旬到达豫西南,行程达3500公里,史称“七千里小长征”。跨越五省之地。然而,这次撤退并非是真的实力问题,更多的是一种人祸。

1931年1月,被称为“28个半布尔什维克”的夏曦来到湘鄂西后,立刻指责贺龙为首的苏区指战员执行的是“富农路线统治”,严重背离中央指示。在特派员的上报危险情况下,以王明路线为最高纲领的中央委任夏曦为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时间是1932年4月。更为危险的是,夏曦作为一把手有“最后决定权”,也就是只要他同意或反对的事情,任何人也不能阻挡。

当时,贺龙虽然在湘鄂西的地位非常高,但是,因为贺龙曾经是袍哥首领、国民党师长,既是黑帮一省头领,又是反动派师长,在苏区领导层中是不被信任的。因此,别人只要表现忠诚即可,而他要表现出极度终成方可。然而,即使贺龙如此委曲求全,但是他仍然时刻牢记他的老师、引路人周总理的教导。即使受多大委屈,也要服从。

除了贺龙能阻止夏曦外,还有周逸群。周逸群在党政方面根正苗红,夏曦没有办法,只好对其削权。其后,周逸群被秘密暗杀。有些人怀疑为夏曦所为,但没有证据。

因此,在夏曦组织的四次“肃反”中,夏曦大发淫威。从1932年5月到1934年秋,1000多名各级指挥员包括湘鄂西苏区的数位创始人在内被残杀;地方干部则有7000多人被杀。整个苏区的将士从巅峰期的5万多人,一直下降到3千多人。

为了躲避被残酷杀害,许多人当了逃兵,而不当逃兵,他很可能被杀。

夏曦“肃反三人小组”成员之一的组织部长杨成林,越杀越害怕,化装成渔民,在夜间逃走,不知所终。第一次肃反杀掉红二军团和湘鄂西根据地师以上干部27人。

第一次肃反中,第四次围剿爆发。在“七千里小长征”中,夏曦竟然发动了第二次肃反。

在第二次肃反中,夏曦把自己的亲戚姜奇扶植起来担任肃反领导人,结果此人最终证明竟然是特务。

在这次肃反中,夏曦将早已经牺牲的苏区主要创始人周逸群污蔑为“该组派首领”,以消灭该组派、托洛茨基派、AB团、第三党、取消派等为名,发明了20多种酷刑折磨自己的同志。

夏曦

省委巡视员潘家辰右手被打断,高喊着:剖开我的胸膛,把我的心拿出来,你们看看是黑的还是红的。即使如此,仍然被残酷殴打至神志不清。只求速死。

红3军前委书记兼红3军政委万涛被捕后被通宵拷打,哀号之声惨不忍闻。召开公审大会时让群众乱棍打死。

与夏曦一起参加过南昌起义、知道夏曦曾有逃跑历史的柳直荀则被残杀后抛尸荒野。毛泽东曾写过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一首,“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直上重霄九”,写的就是他。

段德昌就是在第三次肃反中被杀的。1933年4月,段德昌前往开会,夏曦以“改组派”、“逃跑主义”等罪名将段德昌羁押。5月1日下午3点,在金果坪江家村的山坡上被执行死刑。段德昌临死前,要求“不要用子弹,留下一颗子弹去打敌人!”

第四次肃反时,贺龙等人终于揪出了特务,让夏曦狼狈不堪。段德昌被杀后两三个月,与姜琦联系的特务被红三军侦察连发现,姜这才被看押,他企图趁黑夜逃走,但被战士开枪击毙。

夏曦这个人是湖南桃江人,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曾经亲自倾听过列宁的讲话,因此,属于标准的苏联派。1924年以后,任过中共湖南委委员,临时书记等职。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前往苏联,1930年的六届四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1934年7月,早在数月前负责党中央工作的周总理等人作出指示:对于夏曦进行了严厉批评的信件终于被湘鄂西指战员知道,夏曦狼狈不堪。

1935年3月,遵义会议后,以毛泽东负责的党中央对夏曦进行了评价:在实际工作中纠正错误。

1936年2月27日,红军长征到贵州毕节时,时任六军团政治部主任的夏曦前往说服土著武装归队时,因趟七星河时听到枪响,一慌张被河水冲走溺亡,时年35岁。

夏曦溺亡后,毛泽东十分悲痛。夏曦16岁时到湖南第一师范学习时,就和毛泽东非常要好,毛泽东对他的评价是“极能做事”,毛泽东曾给夏曦父亲夏墀燮先生写信:“东与曼伯,少同砚讨,长共驱驰,曼伯未完之事,亦东之责也。”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