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典故来源?竟出自上古五帝

今天大胡子要为大家聊聊上古五帝之一的帝喾(ku四声)的家事,帝喾比起颛顼来,世系关系说的就明确多了,《史记》上说:“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于颛顼为族子。”

黄帝、玄嚣(嫘祖的大儿子)、极、帝喾----爷爷、老子、儿子、孙子。

另外颛顼是帝喾的叔叔,关系够清楚吧。

帝喾的母亲并没有留下名字,《正义帝王纪》有这么一句话,提到了她的母亲:“帝高辛,姬姓也。其母生见其神异,自言其名曰岌。”也就是说,帝喾的母亲看着儿子的长相跟别的孩子不一样,所以给帝喾取了个名字叫“岌”(山高的样子),估计是小名。

《史记》上记载帝喾的老婆有两位,“陈锋氏女生放勋,也就是后来的尧,訾(zou一声 zī一声)氏女,生挚。”

在《帝王纪》中关于帝喾老婆的记载比《史记》多出了两位。所以我以《帝王纪》中的记载为蓝本,结合传说记载给大家讲讲帝喾老婆的故事。

《帝王纪》原文:“帝有四妃,卜其子皆有天下。元妃有邰氏女,曰姜,生后稷。次妃有氏女,曰简狄,生(也做契),次妃陈丰氏女,曰庆都,生放勋。次妃訾氏女,曰常仪,生帝挚”

帝喾的元妃姜原生了弃(即后稷)。弃是周王朝的始祖,《烈女传》上对她有记载,但说她不是帝喾的妻子,而是受感而孕(这次不知是什么神兽,下凡来迷奸少女),姜原生下孩子,以为是不祥之兆就在树林里遗弃了他,所以他的儿子名字叫弃。后来姜原心有不忍,又把孩子抱了回来。

《烈女传》对姜有这样的描述:“清静专一,好种稼穑。及弃长,而教之种树桑麻。弃之性明而仁,能育其教,卒致其名。”意思是说姜原是个种植高手,弃后来也被舜授以重任“播时百谷”,成了重要的农业普及者。

次妃简狄生了契。契是商王朝的祖先。对于这位女性,刘向的《烈女传》中,也有记载,而且记载的更离奇了,简狄和妹妹到玄丘之水去洗澡,忽然来了一只大鸟,把嘴里衔的一枚蛋抛了下来。简狄直接把蛋放到了嘴里,还竟然误吞了下去,你说脏不脏。

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简狄竟然怀孕了,还生下了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契。(这个故事和女修生皋陶的传说大同小异)

《烈女传》对简狄的评价也很高,说她“上知天文,乐于施惠”。后来,她的儿子契做了司徒,教导民众礼仪。

再次妃,是尧的母亲庆都,关于她有两个传说很关键,但是今天只讲一个,剩下的一个留在下篇里再说。

传说上古帝喾的第三个妻子名叫庆都,她是伊耆(qi二声)侯的女儿。庆都成婚以后仍留住娘家(可能是母系氏族晚期的一种风俗),这年春正月末,伊耆侯老两口带着庆都,坐上小船游览观光。正午时分,忽然刮起一阵狂风,迎面天上卷来一朵红云,在小船上形成扶摇直上的龙卷风,仿佛这旋风里有一条赤龙在飞舞。老两口惊恐万状,可看女儿庆都却若无其事的样儿,还冲着那条赤龙傻笑。

不要以为庆都是个傻姑娘,她可是一位女中豪杰,如果大家看到我下篇给大家讲的故事,你就知道庆都是一个多么勇敢的女性,她这时的临危不乱就可以理解了。

傍晚时,赤龙不见了。第二天,他们搭船返回途中,又刮起大风,红云中又出现了那条赤龙,不过形体小了些,长约一丈左右。因为它并未肆虐加害于人,老两口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晚上庆都她闭着双眼还不由得抿上嘴发笑。朦胧中阴风四合,赤龙扑上她身,她迷糊了。醒来时身上还留下腥臭的口水沫子,身旁留下一张沾有口水的画儿(画是龙叼来的),上面画着一个红色的人像,脸形上锐下丰满,八采眉,长头发,画上写着四个大字:“亦受天佑”。

她将这图画藏了起来,不久庆都感到自己怀孕了(少女又被迷奸,这次的恶徒是赤龙)。她住在丹陵,过了十四个月,生了一个儿子。庆都拿出赤龙留下的图文一看,儿子生得和图上画的人一模一样。帝喾闻报庆都为他生了儿子,本该高兴,岂料帝喾的母亲恰在这个儿子降生的时候去世了。帝喾是个孝子,哪里还会有高兴的心情呢(先想想孩子是不是你的吧)。他为母亲一连服孝三年,也顾不下庆都和儿子的事。庆都带着儿子住在娘家,一直把儿子抚养到十岁,才让他回到父亲的身边。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尧。所以尧小时先随外祖父家的姓为伊祁(耆)氏,后又称陶唐氏。

传说总有这么多相似,这孩子到底是帝喾的,还是赤龙的,大家心中也有个评判吧。

说到这里,大家估计要发一声感慨:“帝喾啊,你到底有没有亲生儿子啊。”

告诉大家答案是有的。

帝喾的最次妃叫常仪,生了孩子叫挚。

常仪善良厚道,极明白事理,能说会道,人缘关系很好。据说她的头发很长,一直垂到脚跟。

长大以后,常仪亭亭玉立,变成了一位美少女,帝喾的母亲很喜欢她,作主把她纳为帝喾的妃子。

她从小精通音律,会弹奏非常好听的曲子。因为她喜欢弹琴,帝喾为她制作了很多的琴。有一次,帝喾命人在崇山峻岭的深处,找到一种叫碧瑶之梓的绝好琴木,又请当时最优秀的琴匠给她做了一张琴。这张琴的音质极佳,弹奏起来特别好听,而且还会遇光而鸣,就是说雷电闪亮时会应光而鸣,因此,宫里人就把这张琴取名为“电母琴”。

常仪虽是第四个妃子,却是第一个生育,为帝喾生下挚(总算有一个亲生儿子了)。

挚继承了帝喾王位(很合理,其他都不是亲生的),但是很快由于治理国家不善,就把领导权交出来了,这时尧才即位的,当然这件事是很值得怀疑的。

上面帝喾四个老婆的故事怎么样?我觉得还是满离奇的。

不过要说离奇,各位还要看看帝喾的一个女儿。

帝喾有两个女儿有记载。

常仪为帝喾生了一个女儿,叫帝女他是帝喾的长女。帝女端庄秀丽,活泼可爱。帝喾非常喜欢她,尤其是帝喾的母亲握裒(pou,二声)更是视帝女为掌上明珠。但是帝女没有什么故事。

与帝女相比她的一位妹妹的故事可就太传奇了。

《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中曾经记述过这样一个故事,帝喾时,犬戎部落屡屡作乱,帝喾每次征伐,都不能取得胜利。原因是犬戎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大将,吴将军

帝喾做了一件他人生中最糊涂的事,他发了一个布告,说有能杀掉犬戎的吴将军的,不仅封你当诸侯,给你荣华富贵,还将自己的亲女儿嫁给你。

据说帝喾养了一只神犬,五彩皮毛,名叫盘瓠(hu四声)。盘瓠听到有如此重赏,立即奔向犬戎阵营,将吴将军的人头,衔来给帝喾(呜呼,估计是被咬死的)。帝喾身边的大臣哪里见过这等神奇的事情,顿时都傻了。仔细检查那个人头,的确是吴将军的。帝喾这时也没了主意,如果按照约定,就该给它封官加爵,并把女儿嫁给他它

但是,一条狗怎么给它封爵,更别说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它了。

但是,帝喾的女儿听说了这件事,她认为帝王既然作出了承诺,就不应该反悔。她愿意 “嫁狗随狗”。帝喾当时脑袋绝对是秀逗了,竟然就这么答应了,就把女儿许配给了盘瓠。

当然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盘瓠见帝喾反悔,不干了,它突然发出人的声音说:“你把我放在金钟里面,过七天七夜,我就能变成人!”

帝喾按要求把盘瓠放到了金钟里。但帝喾有一个女儿好奇心特别重,还没到七天,她就跑过来看。这时,盘瓠的身子已经变成人形了,但头还没变成“人模”,依然是“狗样”。公主坏了大事,只好嫁给了“人身狗面”的盘瓠。

后边的故事就大同小异了,《后汉书》记载:盘瓠得到这位公主后,带着她进了中原以南的崇山峻岭中。这对奇妙夫妻活动的地方都是没有人迹的地方,住的地方是山洞。在这样的环境中,衣冠楚楚已经毫无必要,于是公主也脱掉了衣服,整天光着身子与盘瓠在山里疯疯癫癫、奔来跑去(裸奔很早就有了)。

帝喾很想念自己的女儿,曾经多次派人去大山里寻找,但去的人不是风雨大作就是地动山摇,根本就进不去。

帝喾的这位女儿有着超强的生育能力,《后汉书》上说“经三年,生子一十二人。六男六女”。(这明显是狗的生育能力)。

盘瓠死后,他后代生活的地方还是没有外人,所以这六男六女的兄妹便只好“近亲繁殖”。他们削木皮、织杂草为衣,而且用有色的植物把这些材料浸染成五颜六色。这些孩子们还把做好的衣服上都留一个尾巴,以证明自己的身份(不忘本)。

后来,帝喾女儿回到了中原,把这番艰苦的生活对父亲说了。帝喾马上派人把这些外孙、外孙女接了回来。但是,盘瓠这些身穿奇装异服的后代,因为自小生活在封闭的环境中,与华夏族已经完全迥异,他们习惯翻山越岭,却不会走一马平川,甚至连交流的语言也完全不同。没办法,帝喾只好尊重他们的生活习惯,把中原之南的一大片山地湖泽赏赐给他们,这些人从此在那里繁衍,被称为蛮夷。

这个记载实际是当时身处南北朝时期,屡受南夷侵扰的南朝范晔(后汉书的作者),无可奈何时,想到的安慰自己的办法。

《后汉书》记载的故事是荒诞的,目的是想告诉中国南方的各少数民族,不要总以为咱们是一家人,就不喜外,时常来我这骚扰。你们的血统里有狗的血,你们归根到底是卑贱的,跟我们中原大族根本就不是一码事。

这是范晔一种地地道道的阿Q精神罢了。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大胡子二零 /文

大胡子二零,原名尹剑翔,著名历史作家,出版作品有《稗官女史》系列、《青铜时代的妖娆》、《他们曾经这样狠》、《曹魏乱世智囊团》,长篇悬疑小说《鉴宝》、《绝望的密室》等。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