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此人论资历至少可评中将,最后却仅评少将,之

“我死了之后,国家不用给我补发什么薪金,我的儿孙们已经能够自立生活了。我自己也没有欠任何账目。我的冰箱、电视机都作为党费交给党另外,一直跟着我我的警卫员和做饭的保姆工作很积极,生活也很清苦,请给以他们适当的照顾。同志们,就此永别了。”1984年4月24日,钟伟离世,享年73岁。仅留下短短几行字的遗嘱。

钟伟在红军时担任的最高职务是师政治部主任。由于作战英勇,在解放战争时提拔得非常快,一度与四野的12纵队司令一职和黄永胜平级,到后来的四野49军军长和梁兴初平级,所以,55授衔时怎么也说也该是中将,可却偏偏只能有少将,他觉得低了,就曾公开说他的少将肩章是带到狗尾巴上去!四野中的人都说钟伟真是一个敢说敢干的人。其实,关于钟伟的军衔评定过低的事情,毛泽东也是清楚的,所以,钟伟的使用一直是按照中将甚至是上将的标准来的,他担任北京军区参谋长就是毛主席亲自点的名。

钟伟离开家乡参加革命的时候,长子钟来良才8个月,没想到这一走便是20年。1949年7月,钟伟率部来到到了长沙,他特地派人去平江接来了儿子。父子俩见面当然是件十分开心的事,可是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就有人来报告说敌人来了,人还不少,有一个军。钟伟一听竟乐得跳了起来,说:“正愁见儿子没有见面礼呢,这下好了。”三天以后,钟伟率部干掉了国民党的那个军。他兴冲冲地跑回来对儿子说:“小子,爸爸送你一个军。”可是钟来良却撅着嘴说:“爸爸,我想在长沙谋个事做。”钟伟一听愣了,冷落儿子这么多年,他打心里觉得欠这孩子的太多,但是他绝对不能给孩子谋事,凭什么自己的孩子就可以特殊化?于是,他狠了狠心出口一句:“我看你呀,就是个种田的汉子,还是回去吧。”钟来良是个孝子,也很听父亲的话,自那时起他便老老实实地回乡种田,终生都与庄稼为伍,没沾过父亲的一点光。

一次,孙子钟社生与哥哥来到北京找爷爷要工作,钟伟硬是虎着脸不给。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是钟伟的老搭档,得知消息后,就对他说:“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把他们交给我吧,北京的工作让他们挑。”钟伟说:“老杨,这件事你不要管,让他们自己成才。”接着,他对两个孙子说:“我看啊,你们就是种田的汉子,回去吧,和你们的父亲一起搞农业。记住咯!不许动不动就把我的名字搬出来,不许和别人争名夺利,不许和别人吵架,不许做坏事。”

少将钟伟一辈子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在工作安排方面,他从未关照过任何子女和亲戚,只给两个人安排过工作,一个是他的警卫员,另一个则是他家的保姆。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