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白求恩临死前仅给聂荣臻留了一份遗嘱,聂帅看

1939年11月12日,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在这一天走完了他仅49年的人生旅程。虽然白求恩是外国人,但我想,没有一个国人会不知道他吧。图为白求恩逝世时其生前好友战地摄影师沙飞为他拍的照片。照片中的白求恩头发凌乱,因饱受病痛折磨而使得脸颊瘦削。此时的他静静地躺着,身上盖着旧军被。此后白求恩被安葬。

至于白求恩到底有多么伟大,小编就不再赘述了,各位读者可以想想,从这名外国人能上中国的语文课本这一点就可见一斑。白求恩在战场后方奋斗了一生,他的手上曾救回了无数战士的生命。白求恩在离开之前并没有多做交代,仅留了一份遗嘱给聂荣臻元帅。聂帅开完之后也不禁落泪,各位也看一下吧。

亲爱的聂司令员:

今天我感觉非常不好……也许我会和你们永别了!请你给蒂姆布克(加拿大共产党书记)写一封信,地址是加拿大多伦多城威灵顿街第十号门牌。

用同样的内容写给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和平联盟会。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多做贡献。也写信给白劳德(时任美国共产党总书记作者注)并寄上一把日本指挥刀和一把中国大砍刀,报告他我在这边的工作情形。这些信可以用中文写成,寄到那边去翻译。把我的相片、日记、文件和军区故事片等一概寄回那边去,由蒂姆布克分散,并告诉他有一个影视的片子将要完成。

把我的皮大衣给蒂姆布克,一个皮里的日本毯子给约翰艾迪姆斯,那套飞行衣寄给伊尼克亚当斯吧!另一条日本毯子给帕拉西斯特拉。在一个小匣子里有个大的银戒指(是布朗大夫给我的),要寄给加拿大的玛格丽特(蒂姆布克知道她的地址)。我还没有穿过的两双新草鞋,送给菲利浦克拉克,那面日本大旗送给莉莲。所有这些东西都装在一个箱子里,用林赛先生送给我的那18美金作寄费。这个箱子必须很坚固,用皮带捆住锁好,再外加三条绳子保险。将我永不变更的友爱送给蒂姆布克以及所有我的加拿大和美国的同志们。请求国际援华委员会给我的离婚妻子(蒙特利尔的弗朗西斯坎贝尔夫人)拨一笔生活的款子,或是分期给也可以。在那里我(对她)应负的责任很重,决不可以因为没有钱而把她遗弃了。向她说明,我是十分抱歉的!但同时也告诉她,我曾经是很快乐的。

两张行军床,你和聂夫人留下吧,两双英国皮鞋也给你穿了。马靴和马裤给冀中的吕司令。贺龙将军也要给他一些纪念品。给叶部长两个箱子,游副部长18种器械,杜医生可以拿15种,卫生学校的江校长让他任意挑选两种物品作纪念吧!打字机和松紧绷带给郎同志。手表和蚊帐给潘同志。一箱子食品送给董(越千)同志,算作我对他和他的夫人、孩子们的新年礼物!文学的书籍也给他。

最后,给我的小鬼和马夫每人一床毯子,并另送小鬼一双日本皮鞋。照相机给沙飞,贮水池等给摄影队。医学的书籍和小闹钟给卫生学校。每年要买250磅奎宁和300磅铁剂,专为治疗患疟疾者和贫血病患者。千万不要再到保定、天津一带去购买药品,因为那边的价钱要比沪、港贵两倍。最近两年是我平生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日子,感觉遗憾的就是稍嫌孤闷一点。同时,这里的同志,对我的谈话还嫌不够。我不能再写下去了。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