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他被日军称为“满洲之虎”,牺牲后惨遭割头

他被日军称为“满洲之虎”,牺牲后惨遭割头他是东北抗联军队中与杨靖宇齐名的将军,如今我们却对其知之甚少。他本是书生,却投笔从戎,保家卫国。他这个热血书生用鲜血和生命打破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固化观念。他,就是英勇无畏的陈翰章将军!

陈翰章将军出生于1913年,吉林敦化人,满族。陈翰章14岁时以全县最小年龄考取了私塾教员考试的第四名。1927年陈翰章入敦化敖东中学读书,学生自治会负责人。陈翰章17岁时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成为小学教员。1932年,19岁的陈翰章弃笔从戎加入了救国军,开始了与侵略者死战到底的铁血生涯。

“九一八”事变后,陈翰章参与组织反日爱国宣传活动。1932年8月陈翰章参加吉林中国国民救国军,任总司令部秘书长,参加攻打宁安县城的战斗。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年,时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的陈翰章率部与日军作战。由于叛徒告密,陈翰章和战友被敌人包围,最终牺牲,年仅27岁。侵华日军残暴地将陈翰章的头颅割下,浸泡在福尔马林液中,保存在当时伪满州国首都新京(今长春市)的“大陆科学院”。2013年4月,翰章诞辰一百周年,烈士头颅被迎回吉林省敦化故乡身首合葬。

投笔从戎

1931年8月,陈翰章奉父之命,与大他3岁的农家女邹氏结为夫妻。一个月后,九一八事变爆发。仅过了5天,敦化县被日军占领。

1932年2月8日,东北陆军独立第二十七旅第六七七团“老三营”宣布抗日。为实现“投笔从戎,杀敌报国”的誓言,9月初,陈翰章通过锲而不舍地寻找,终于找到并参加了这支“救国军”,从此走上了抗日救国之路。

陈翰章从担任救国军司令部文书、秘书长等开始,逐步成长为东北抗日联军师长、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率部在伪满吉林、牡丹江、间岛省等地展开游击战,指挥大小战役数百场,击毙、俘虏敌军万余人,创造许多经典战例。1933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8年5月,陈翰章率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二师进入宁安县陡沟子部落,一枪未发,将一个伪军自卫团全部缴械。8月,陈翰章事先派人以本地劳工身份进入日军苦心经营数年的镜泊湖水电站,详细探明工地现场和火药库地点,之后在一天拂晓展开袭击,占领火药库,用数百箱炸药炸毁待安装的发电机和导流孔等,焚烧工程事务所,全歼日军守备队,解救出大批服苦役的中国劳工,缴获大批粮食、被服与枪械弹药,使镜泊湖水电站停工达3年之久。陈翰章被人们誉为“镜泊英雄”。

智斗敌寇

1939年6月24日上午,到敦化巡视的吉林省警务厅警备科科长西濑户秀夫、敦化县副县长三岛笃与敦化县警务科首席指导官永田善男、吉林省警务厅警备科驻敦化治安工作班警佐福田,带着敦化县警务科密探李相文,向牛心顶子山出发。原来,抗联第三方面军团长崔贤抓到了一个名叫李景文的俘虏,其兄就是李相文。李相文为了救出弟弟,给崔贤送去粮食、衣服、胶鞋等军需物资,并试图规劝崔贤下山投降。永田善男和佐福田得知此事,决定亲自进山劝降。西濑户秀夫和三岛笃邀功心切,当起了“急先锋”。岂料陈翰章早已将计就计:利用敌人送上门来的机会,狠狠惩处,表达不赶走日本侵略者,绝不会放下武器的决心。于是,4名日本官员被当场处死。为了报复,日军当即调集2000多人围攻牛心顶子山。而陈翰章借机率部攻打位于汪清县蛤蟆塘大房子警察署,攻克延吉天宝山铜矿,焚毁办事处和伪警察所,炸毁设备,使其停工一年之久。

1939年7月,第二军第四、五师合编组成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陈翰章任方面军指挥。不久,即取得大沙河战斗的胜利。大沙河战斗,历时4天,共打死、打伤和俘虏日伪军500多人,缴获轻机枪7挺、步枪300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资。

8月15日,陈翰章率第三方面军警卫旅和第五军二师第五团,在大蒲柴河马家趟子伏击正在换防的一部伪军,毙敌15名,俘敌50名,缴机枪2挺,步枪50支。

8月23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900余人,由吉林省敦化县直驱安图县中部,决定进攻县城以北的大沙河。陈翰章率第三方面军一部和第二方面军第九团,参加“攻城打援”系列连环战。24日凌晨,陈翰章部一举突入镇内,摧毁了日伪军工事,占领全镇,没收了日本洋行的全部货物。接着转战7个战场,进行6次战斗,历时2天,共毙、伤、俘日伪军400余人,焚毁汽车8辆,缴获轻机枪7挺、步枪300余支。大沙河连环战,是东北抗日联军史上唯一一次以战略战术著称而被载入《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的战役。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持编著的《关于满洲用兵观察》一书中,也将这次战斗作为唯一的战例收录。

9月24日,陈翰章指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500余人,进至敦化通往大蒲柴河之间寒葱岭一带的汽车道附近,在道路的东北部、南端埋伏,准备突袭敌车队。日军松岛讨伐队分乘车辆,从敦化出发南进,于下午1时30分进入伏击圈后,陈翰章一声令下,沿线枪声大作。日军车队在公路上乱成一团,成了陈翰章部的活靶子。日军讨伐队长松岛无法掌控全局,只能命同乘兵员进行反击。但仅过了一个小时,便被陈翰章部全线击溃。接到急报后的日军中队长市村立即集结部队紧急出动,乘坐两辆军用卡车从大蒲柴河向寒葱岭增援。早有准备的陈翰章巧妙地利用地形,从山上用机关枪猛射,将日军打得落花流水。寒葱岭伏击战,日军死伤46人,其中包括日军讨伐队长松岛和中尉保立,共9辆汽车被毁坏,其中6辆满载军需品的汽车被彻底烧毁。陈翰章部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重掷弹筒2个、短枪12支、子弹万余发及大批其他军用物资。

据日伪档案《东北抗日运动概况》披露,仅1939年6月至12月,陈翰章部便与日伪作战55次,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所属各部队里名列第一。而据加藤丰隆所著的《满洲国警察小史》记载,当时日本人认为“满洲国”有两大“巨匪”,其一是杨靖宇,其二就是陈翰章。由宫内宗一所著的《独立守备步兵第九大队战史》中则记述,日军与陈翰章部的战斗“是与正规的精锐的共产军对决”。

1939年之后,陈翰章率领抗日健儿驰骋沙场,屡立奇功,打得日寇及伪军心惊胆裂,日夜不宁。1940年,陈翰章率部队从蛟河向敦化作战,当部队行至敦化黑石岭东侧一座江桥时发现有日军埋伏,陈翰章把部队化整为零,分成小股分批渡桥,日军以为是大部队的前方尖兵,没有攻击,等想明白过来时,部队半数已成功渡桥。接着渡桥部队与未渡桥的部队从两翼对设伏的日军进行夹击,成功击溃了日军 。

1940年,东北抗日联军进入最艰苦的时期。杨靖宇总司令及第一方面军指挥曹亚范先后殉国。为了牵制敌人,陈翰章指挥部队继续在敦化、宁安一线战斗。1940年10月,陈翰章和第五军第二师政治部主任陶净非会合。他们决定,由陶净非带领20余名老弱人员进入小沟密营,其余40多名战士由陈翰章带领继续战斗。

1940年12月5日零点40分左右,陈翰章率领部队袭击了镜泊湖北湖头日人采伐木材的“高岗作业场” 。因伪满警察、自卫队、守备队等事先有所准备,凭借掩体以优势火力进行抵抗,陈翰章部突袭未能成功,作战中牺牲两人,于是撤退。尔后12月5日5点以后,陈翰章部7次和日伪满军警讨伐队遭遇,展开激烈战斗后,牺牲14人,被俘1人。此时陈翰章部陷入极度的疲劳和饥饿状态。陈翰章为了回避日满军讨伐队和解决饥饿,决定返回陶主任留守地。南下镜泊湖东大庙岭附近 。12月7日夜里,陈翰章部的一个人忍受不了极度的疲劳和饥饿,叛逃至湾沟附近讨伐队 。

英勇就义

1940年12月8日下午13点20分左右,伪满警察队在宁安镜泊村小弯沟东南方约2公里处发现陈翰章部,开始围攻陈翰章部19人。陈翰章率部奋力反击,一时枪声大作,双方展开激战,激战一个小时30分左右,优势兵力的讨伐队打散陈翰章部。陈翰章部队5人壮烈牺牲,5人被俘获,其中有赵指导员和1名朝鲜族女战士。现场留下轻机枪1挺,三八式、七九式步枪各1枝,毛瑟手枪1支,勃朗宁手枪5支,携带电话机筒1个等其他物品 。在被俘的陈翰章部下和叛逃部下的确认下,证明了遗体中有令日本侵略者心惊胆寒的抗日名将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牺牲时的陈翰章将军随身携带毛瑟和勃朗宁手枪各1支、宁安县南部十万分之一和五万分之一地图各一份与肩章,时年仅27岁 。

1940年12月8日夜,由于叛徒出卖,敌人调集重兵包围了陈翰章所部的驻地湾沟村。陈翰章孤身一人与敌人对峙。敌人企图软化英雄,提出优厚条件让陈翰章投降,陈翰章不为所动。

日军企图活捉陈翰章,并高喊:“陈翰章,投降吧!给你大官做,尽享荣华富贵!”而陈翰章虽然胸部和右手接连负伤,但仍然誓死不屈:“我死也不当亡国奴!”他顽强地靠坐在一棵大松树下,用左手射击。冲上前的日军夺去他的枪后,见陈翰章不断痛骂,恼羞成怒地用刺刀割下他的舌头。口不能言的陈翰章怒目相视,敌人又剜出他的双目,在他脸部、头部上乱砍,并带走了陈翰章的头颅,只将陈翰章的遗体留下震慑群众。陈翰章就这样慨然赴死。

英雄会有牺牲, 但英雄的精神和光辉永存,永远激励着我们努力前进,寻找光明!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