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日寇屠城,年轻母亲逃跑不成,被用刺刀从小腹

日寇屠城,年轻母亲逃跑不成被用刺刀从小腹挑到胸口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段日寇暴行的资料,里面有一个叫水落石出的酷刑。说的是鬼子将将一根管子强行插入被抓的中国人的咽喉,伸至肠胃,以水灌肚,即使受刑者肚胀如鼓,仍不停灌注,并不时大力压打受刑者的肚子...或用脚大力践踏,使受刑者呕吐出水,再灌....如是者三四次后,受刑者将七孔流水,痛苦不堪.....

日寇屠城,年轻母亲逃跑不成,被用刺刀从小腹挑到胸口1937年12月28日,济南沦陷后第二天,日军举行入城仪式。

其实,在日寇侵略中国的铁蹄之下,被杀害的中国人根本数不清楚,而这些被害之人死法也是无法统计的——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从北往南沿津浦铁路进犯。鹊山地处铁路边上,黄河北岸,是黄河以北广大平原地带唯一的一座山、制高点,也是济南的北大门,在战略上具有重要位置。我抗日军民在山周围修筑碉堡,布置防御工事。韩复榘的手枪旅驻扎在此。日寇进犯鹊山时,官兵们义愤填膺,不顾蒋介石、韩复榘不准抵抗的命令,对日寇进行了猛烈阻击。日寇伤亡不少。随后,官兵们在韩复榘威逼下,被迫往南撤,为阻止日寇南下,炸断了洛口黄河大铁桥。遭到痛击的日寇,为报复我抗日军民的打击,便怒气冲冲地疯狂反扑,攻占鹊山后,随即对手无寸铁的群众进行了大屠杀。

梅花山村党支书丁福洪老人回忆:日本鬼子攻进鹊山,见人就开枪打死、用刺刀捅死,整个鹊山哭声、惨叫声响成一片。鹊山脚下有4个村:鹊山东村、鹊山西村、鹊山北村和梅花山村。在鹊山北村和梅花山村之间有个鹊山庙湾,有些人趟湾外逃时被鬼子用枪打死,湾里的水都染红了,村里到处都是死尸。鬼子大屠杀的第二天父母就拉着我冒着冷风逃到八里地外的姥娘家。第二天鬼子又进了那个村,父母又带着我逃到30里以外的一个亲戚家。直到来年春天,我们才回到家中,但村子已经满目疮痍,破烂不堪。

山北村山北村党支书苏得忠说:村民王其信逃难时,在山脚下被鬼子抓住,反绑双手,用刺刀在他的脸上蹭来蹭去,取乐。另一个鬼子,猛一刺刀捅在他的肩膀上。他疼痛之极,惨叫一声,一头栽到石缝中,臀部和腿露在外面。鬼子竟用刺刀朝他肛门连刺三刀,并且每刺一刀,就转动一下,然后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有一个卖烟的老太太,看到鬼子慌乱地钻到柴火垛里,鬼子狞笑着一刺刀将其捅死。

住在鹊山西北角的杨吉水,听到日寇的砸门声,出来开门,脚还没迈出门坎,就被鬼子一刀劈下半个膀子。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鬼子用皮带绑着他的双脚拖到猪圈里。

当时被鬼子抓到山西北角大院里的40多人,全部用铁丝捆在一起。有的被鬼子当成活靶子捅死,有的被鬼子捅成重伤,造成终生残疾。

日寇屠城,年轻母亲逃跑不成,被用刺刀从小腹挑到胸口日军欢迎会师济南

鹊山东村党支书王洪祥回忆说:村民李玉山之母从家中抱着孩子外逃,在街上被鬼子扫山之母从家中抱着孩子外逃,在街上被鬼子扫射倒地。鬼子见她还有点气儿,接着用刺刀挑开她的衣服,一刀从小腹挑到胸口,挑出了肠子,丢在地上。母亲躺在血泊中。吓得孩子爬到母亲身边,哭喊着“妈妈”。

鹊山南村党支书王世堂说:日本鬼子在山东山西杀人最多。鬼子到俺村,挨家搜查。王洪恩之父在家里被鬼子用刺刀捅死。董长禄之父藏在猪圈里,被鬼子捅死。王世峰躲在山洞里,被鬼子刺死。

聂长友老人说:冯佩和韩六妮,躲在村外一座小石桥下。鬼子发现后,先是一枪,将韩六妮打死。吓得冯佩赶快跑回家,被追上来的鬼子隔着锅台一刺刀扎在了脸上。他疼得满地打滚,鬼子则在一旁哈哈大笑。后来,冯佩虽然活下来,脸上却永远多了一道仇恨的伤疤。

纪庆云老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现在仍然悲痛万分:我兄弟姐妹四个,我爹被鬼子抓走了。当时母亲抱着3岁的妹妹,拉着9岁的姐姐,逃跑时被鬼子看见了,鬼子用刺刀逼着娘仨跳进湾里,娘仨全淹死了。

日寇屠城,年轻母亲逃跑不成,被用刺刀从小腹挑到胸口

济南琵琶山万人坑遗骸

周成兰老人深恶痛绝地说:那些日本鬼子见人就杀,见到鸡羊就逮、就烧。他们无恶不作,人们整天提心吊胆。

《鹊山惨案纪念地》碑和《济南大事记》记载:1937年11月15日,日本侵略军对鹊山村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日军不论男女老少,远者开枪射杀,近者用刺刀刺死。有个鬼子在房顶上一连打死8人。鬼子到各家刺杀,被扔到张大成家一个猪圈的尸体就有25具。日军用机枪扫射死藏在山南山洞里的19人。日军还疯狂地蹂躏妇女,有些不堪凌辱,哭着抱着孩子跳湾自杀的11人。被日军劈死烧死的96人,受重伤的50多人,尸横遍地,血迹斑斑,其惨状目不忍睹。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