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毛主席说惹不得的人:抬棺材上战场,逼敌将自

毛主席说惹不得的人:抬棺材上战场,逼敌将自杀,摘校官肩章

王震作战勇敢,曾有“虎将”的美称。

1934年,时任红六军团政委的王震,率红六军团作为红军长征的先遣队,从江西寨前圩出发,一路冲破数十倍于我之敌的围追堵截,于10月1日,红六军团攻取了湖南与贵州交界处的黄平县城。7日,进入石吁县,原准备稍作休整,不料遭到桂系白崇禧部两个师的伏击。王震率红53团突围,在一个老猎人的带领下,与红军战士一起,用砍刀从荒山野岭劈出一条小路,经过艰苦奋战突破了敌人的重围。

毛主席说惹不得的人:抬棺材上战场,逼敌将自杀,摘校官肩章

1935年4月12日,红二、六军团在龙家寨战斗中,第51团团长周仁杰身负重伤被送了下去,王震来到团指挥所指挥战斗。

王震骑着马,挥着刀,冲锋在前,全团指战员个个如虎添翼,向敌人发起冲锋,迅速占领了敌人的阵地。

在这次战斗中,王震受了伤,流血不止,但他没有退下来,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

对于王震亲临战场,时任红二、六军团总指挥的贺龙非常恼火,因为每次战斗打响,王震总是带领战士冲锋在前,而部队规定高级指挥员只能离战场千米外指挥。王震对贺龙、任弼时的批评和爱护,总是笑着承认错误,并保证下次一定注意,可每次战斗打响,王震又忍不住带头冲锋,用王震自己的话说,他是被战士的拼杀精神带到前头去的。

王震身经百战 ,印象最深刻的是1937年8月忻口战役。

王震率359旅到达指定地点后,他立即化装成放羊的老头儿,把地形侦察仔细。部队与日寇激战数天。在此战役中,王震部毙伤日寇500余人,毁敌汽车数十辆。紧接着,129师奇袭阳明堡飞机场,消灭守敌100余人,击毁、击伤敌机24架。第二天,王震料定日寇对此次惨败必进行报复,率领359旅两次打伏击,毙伤日寇350余人,毁汽车30余辆。接着,连续战斗20余次,整个120师痛歼日寇1200余人,彻底切断日寇交通补给线。此后在粉碎日寇对晋西北围攻中,他更是人显神威,收复县城7座,痛歼日寇155余人,使日寇听到王震的名字便胆颤心惊。

毛主席说惹不得的人:抬棺材上战场,逼敌将自杀,摘校官肩章

1938年秋季,日寇在华北地区搞“大扫荡”,正在太行山区的王震所部,闻讯迎战。日寇派了一个师团,趁夜色前进,妄图打王震部个措手不及。岂料,王震早已先敌占领了有利地形。当日军偷偷摸摸刚钻入山沟,王震大吼一声:“打!狠狠地打!”机关枪怒吼,手榴弹轰炸,敌人先是一惊,敌师团长还没有来得及下令还击,人员已死伤过半,只用了1个小时40分钟,日寇除几个军官逃命外,其余全部毙命,死尸填了半山沟,战斗便结束了。

这年冬季,日寇欲过汾河,向晋东南进发,妄图把整个山西省变成他们的“铁筒地带”——八路军不得存在一兵一卒的地带。王震奉命前往狙击,并严令:把汾河变作我八路军的畅通无阻的交通线。

当王震率领359旅赶到汾河时,日寇已布阵完毕。王震在当地找了一口棺材抬着上了前线,声称:“我们—定夺取汾河,不夺取汾河,谁也不能活。我领头向前冲,要死我先死,死后装进这口棺材!”

他把信心和勇气传染给了每一位指战员。战斗打响后,王震率先冲锋陷阵,指战员们誓死如归,冒着炮火,顶着硝烟,不顾炸弹在身旁轰炸,不惧子弹在头顶呼啸,前仆后继,个个勇猛顽强。日寇惊惶失措了,惊呼:“哟唏!哪来的这般不怕死的部队?真是猛虎下山了!”激战一天一夜,终于冲破日寇的防线,牢牢控制了汾河两岸。

在这次激战中,王震头顶受了伤,但是没有死,棺材也没用上。不过,此战之后,王震和他带领的部队,成了日寇的克星。

1939年初至8月,王震率部进行了30余次战斗,歼敌3000余人,359旅越战越勇,连战连捷,八路军总部和边区政府分别授予王震所属部队“模范党军”、“百战百胜的铁军”称号。

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每每与日寇交战,因为他身先士卒,总是把顽强的日本鬼子战败。一次,两次……久而久之,日寇一听到王震的名字,便胆颤心惊,毛骨悚然,便“哟唏!”“哟唏!”惊恐不已,命令部队赶紧撤兵,不战而退——他们吃够了败仗,被打怕了。有时,部队要在日军驻地通过,只要王震写个条子:“本军借路通行。”日寇便龟缩于碉堡里,不敢迎战,因而,王震的部队不需要放一枪一弹,便顺利而过。

在解放战争中,王震和他带领的部队,愈战愈勇。在国民党部队中,提起王震的名字,更是闻名遐迩,闻风丧胆。特别是一些将官,一听说对手是王震,但心惊胆颤。

1947年在瓦子街战斗中,敌中将军长叫刘勘,当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王震给刘敬写去一封信,命令他放下武器,向人民投降。可能言辞激烈了些,刘勘看完了信,便拉响手榴弹自杀了。接着,在潘龙战斗中,敌中将师长叫严明,两军激战中,王震率部猛打猛冲,把严明打死了。不久,王震奉命攻打宝鸡,欲夺得敌人的弹药仓库。经激战,很快占领了宝鸡,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守敌中将师长徐保,躲藏在一辆装甲车上,又被我军炮弹击中,受了重伤,抢救无效而死亡。

为此,当时西安的学生写了一付对联:

刘勘戡乱乱未戡身先死;

徐保保宝鸡未保一命亡。

横批:

纪律严明。

有意思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王震就再也没有打过一仗。

不过,按照他的话说:“干的都是最有意义的大事!”

毛主席说惹不得的人:抬棺材上战场,逼敌将自杀,摘校官肩章

他先是在新疆戍边,带领战士们开荒屯田。没有机器,他下一道军令打造一千架爬犁,带头用肩膀拉犁翻地;然后再当铁道兵司令,在全国修铁路,修筑鹰厦线时,他把懒政的县长抓起来撤职;之后当农垦部部长,大战北大荒。在进军北大荒的动员大会上,他大喊:“你们都是当过排长、连长,也有当营长的,我也当过排、连、营长。同志们,在战场打冲锋,排、连、营长是在部队前头呢,还是跟在后面呢?”

大家回答:“在前面!”

“那么开垦北大荒呢?”王震又问。

大家回答:“也该在前面!”

此时,南京军区有两名护送部队的军官(一名中校,一名少校),把部队送到密山后,看到那里艰苦而混乱的情景,就“向后转”,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王震得知此事,立即派人将这两名校官叫到跟前,狠狠地训了一顿,当众下令:“摘掉了他俩的肩章。”

在“文化大革命“”中, 王震被打倒,造反派把一个特制的上面写着“黑帮头子王震”的牌子套在他脖子上,然后高喊口号:“打倒黑帮头子王震!”

王震也喊口号:“我不是黑帮!我是毛主席的革命帮!”

他喊完了,就用力拽脖子上的牌子,可是没把牌子拽下来。原来绳子是一根电线,脖子上勒出一道血印。造反派上前抓住他的手,他竟然猛力甩开五大三粗的小伙子,终于把牌子搞了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还踏上脚跺了又跺,瞪圆两眼骂:

“老子不戴这个,老子只戴军功章!”

造反派令他低头认罪,他始终高仰着头;造反派命令他写检查,他答应了——标题是:《革新派的声明》。

王震的骂人和检查,层层向上报告,最后上报给毛泽东。毛泽东听了,点头笑道:“呵呵,王胡子赤膊上阵了,谁让你们惹他?他急了,要跟你们拼命的嘛!”

这就是虎将王震也。(陈冠任原创,其他媒体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毛主席说惹不得的人:抬棺材上战场,逼敌将自杀,摘校官肩章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