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闻趣事 > 军事揭秘 >

朝鲜战场上被打败的几支“联合国王牌军”

关注本号,获取更多历史故事

朝鲜战场上被打败的几支“联合国王牌军”

在历时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联合国军”向朝鲜战场投入了大量兵力,其中不乏各国的“王牌”部队。这些部队,有的甚至从来就没有吃过败仗。有的身经百战,一贯唯我独尊。可是,在与志愿军交战时,这些所谓的“王牌”部队,却都接连打了败仗。本文择其二三,以飨读者。

一、被誉为“开国元勋师”的美军骑兵第1师,组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160年来没有打过败仗,但在云山战斗中,不败的神话被打破

美军骑兵第1师正式建立于1921年9月,但其历史可以上溯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是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部队,为美国的独立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因而有“开国元勋师”之称,160年来没有打过败仗,是美军不折不扣的王牌部队。该师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战功显赫。因其在历次战争中,总是担任开路先锋的任务,所以又被称为“先锋师”。到了20世纪40年代,这个师已经装备成机械化部队,不再有骑兵了。为了保留荣誉,该师仍然使用“第1骑兵师”的番号。士兵的臂章上还佩戴着马头符号,这是美国军人非常羡慕的符号,也是第1骑兵师的荣耀。

美骑兵第1师师长盖伊少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是赫赫有名的巴顿将军的参谋长,此人擅长装甲战术。1950年7月11日,美第1骑兵师作为美军第一批地面部队开赴朝鲜,于18日在浦项登陆。接着,该师由洛东江开始向朝鲜人民军反攻,然后,一直向北推进。10月9日,美第1骑兵师主力越过三八线,随后占领平壤,一路担任主攻任务。志愿军入朝作战后,在志愿军的打击下,南朝鲜部队溃不成军。这时,“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开始调整作战部署。10月28日,美骑兵第1师由平壤抵达云山及其西南部的龙山洞,接防南朝鲜第1师的阵地。美军把打开接近中国的通道,实现占领全朝鲜的希望都寄托在骑兵第1师身上。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美骑兵第1师百余年不败的历史在朝鲜战场上结束了。当时,与美骑兵第1师交战的是志愿军第39军,同样也是一支战功卓著的部队。它的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后来改编为八路军第344旅的南下支队、新四军第3师,在大江南北坚持抗战,屡建战功。解放战争开始后,这支部队被调往东北,组建成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后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该军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中越边境的镇南关,是第四野战军的主力部队。1950年10月19日,第39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与其对手美骑兵第1师一样,也是第一批入朝参战的部队。

10月28日,也就是美骑1师接替南朝鲜第1师防务的当天,志愿军第39军隐蔽进至云山,并占领了有利地形。10月30日,第39军完成了对云山的三面包围,打算于次日19时30分发起攻击。

美骑兵第1师师部及第5团于31日抵达龙山洞,在云山接替南朝鲜第1师防务的是该师的第8团。当时,志愿军司令部根据敌我分布态势,决定采取敌后迂回、正面突击的作战方针,集中兵力,在云山、泰州、球场、定州地区,首先消灭南朝鲜第8师、第7师和第1师,然后视情况再决定是否歼灭美骑兵第1师。

云山位于平安北道,是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有4条公路从这里穿越而过,只有千户人家,城区被群山环绕。根据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命令,第39军决定以第116师担任主攻任务,从西北向云山发起攻击;第117师主力从东面进攻,配合116师作战。另以1个团进至龙山洞阻击增援云山的敌人。

11月1日上午,驻扎云山的南朝鲜第1师第12团在美军坦克掩护下,向我39军阵地发动进攻,在遭到顽强阻击后,撤到立石。

美骑兵第1师投入朝鲜战场后,气焰十分嚣张。南朝鲜第1师在云山遭到志愿军的沉重打击,对志愿军望而生畏。南朝鲜部队的一位军官好心地劝告美第1骑兵师第8团团长帕尔莫:中国军队战斗力非常强,兵力也很多,你们要小心行事。可是,帕尔莫傲气十足,不屑一顾地反问道:“中国人?中国人会打仗吗?”

常言说得好,骄兵必败,一场灾难已悄悄地向美骑兵第1师降临。11月1日17时,志愿军第39军提前向云山发动总攻。在炮火攻击10分种后,39军第116师和第117师开始向云山进攻。担任主攻任务的第116师以348团为左翼,347团为右翼,向云山发起猛攻。战至次日凌晨,这两个团各有一些部队突入云山街。

志愿军入朝初期作战的计划是首先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南朝鲜部队,可是,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当志愿军战士冲入敌阵,抓了俘虏后才发现,打了半天的仗,对手并不是南朝鲜部队,而是长着蓝眼睛、高鼻子的美国人。再审讯俘虏,方才得知,对手竟然是美军的王牌部队。

志愿军第39军发现云山守军是美军“王牌师”后,群情激昂,向敌军阵地发起更猛烈的攻击。11月2日凌晨3时30分,志愿军第116师攻占了云山城。在志愿军的勇猛打击下,美第1骑兵师第8团伤亡惨重,该团在云山战斗中损失一半以上的建制兵力和相当一部分辎重,其中包括12门105毫米榴弹炮、12门无坐力炮、9辆坦克和120多辆卡车。

当时,志愿军对美第8骑兵团第3营的打击最有震惊性。到2日拂晓,云山城郊、城东和城北的战斗已基本结束。美第8团指挥机关和第3营被志愿军第345团包围在诸仁桥以北、立下石洞公路以西的开阔地带。

云山战斗打响后,美骑兵第1师主力连忙从龙山洞赶来增援,与志愿军第343团遭遇。11月1日20时30分,第343团1个连向美军发起进攻,不到1个小时,就消灭美第1骑兵师第5团1个连,计100多人。为此,志愿军司令部发出了《我一连歼美一连,传令嘉奖》,高度赞扬了该连的作战精神。

当美第8团被围时,美第1军军长米尔本和美第1骑兵师师长盖伊指挥该师主力向志愿军第343团阵地发动疯狂进攻,企图打开一条通道,接应第8团残部突围。志愿军第343团奉命死守阵地,阻击增援的敌军。11月2日下午,美军在1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以重炮和坦克开路,向志愿军第343团阵地发起冲击。第343团的官兵们顽强作战,打退了敌军的多次进攻,美军伤亡达400多人。美第5团团长约翰逊上校亲自上阵,结果挨了志愿军的一发炮弹,被炸成重伤。

在救援无望的情况下,米尔本不得不下达命令:“任何救援第3营的努力都将是徒劳无益的。我命令部队放弃进攻,立即向南撤退。”盖伊无可奈何,只好说:“执行命令,让第5团撤出战斗。至于第3营,愿上帝保佑他们吧!”

美骑兵第3营的伤亡人数在不断增加,营长奥蒙德也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绝望的气氛笼罩着第3营的每一个人。后来,美国陆军战史在描述这场战斗情景时说:“第3营陷入了一场‘西部牛仔与印第安人式的战斗’。”

11月3日18时,志愿军第345团向诸仁桥的美军发起最后攻击。美第8团指挥部和第3营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向志愿军投降。经过激战,志愿军第345团仅用48小时就歼灭美军742人,击毁或缴获坦克14辆、汽车75辆、各种炮16门和大批物资。美军第3营的营长、4个连长,死的死、被俘的被俘,立下石洞西南边的田地里,插了10多排十字架。作为一个建制,美第3营实际上已不复存在。11月6日,美国陆军被迫撤销第3营的番号,这在美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麦克阿瑟原打算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他还沉浸在仁川登陆胜利的喜悦中。11月5日,麦克阿瑟收到来自前线的报告,第8集团军军长沃克告诉他,美骑兵第1师第8团在云山被围,大部被歼;向云山增援的美骑兵第5团也被中国军队击溃。这些消息,无疑给麦克阿瑟的欢乐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云山战斗中,志愿军第39军重创了美骑兵第1师。美军“王牌师”在云山失败的消息震惊了白宫,震动了美国舆论界,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军界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原“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朝鲜战争》中写道:“当李承晚节节败退之际,为了挽回失败的态势,这时麦克阿瑟和第8集团军军长沃克中将决心起用位于二线的‘王牌师’骑兵第1师。这个师在独立战争时期是常胜师。二次世界大战中,也是号称常胜师。该师技术装备先进,然而被小米加步枪、加点小炮装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败。这是麦克阿瑟和沃克中将用兵中不可测到的惨败。”

原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回忆录中这样说:“作为乔治.巴顿将军的部属,霍巴特·盖伊怀着沉痛的心情,咽下了一杯苦酒。”时隔数十年后,一位曾经参加过云山战斗的美军军官在回忆这段往事时仍心有余悸,战栗地说道:“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美国总统杜鲁门的女儿玛格丽特在回忆她的父亲时也提到了美第1骑兵师在云山的遭遇:“在朝鲜战争开始发生了惊人事件,第8骑兵团几乎溃不成军。”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高度评价了云山战斗,认为第39军对美骑兵第1师这一仗打得很好,在没有飞机、又缺少坦克的情况下,一样可以打胜仗,志愿军不但打了南朝鲜部队,而且“也打了美国的‘王牌师’,39军围了云山的美军骑1师第8团,使其大部被歼,并击溃了增援云山的美骑1师第5团,打得好嘛!”

云山战斗,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同美军的首次交锋。第39军对美第1骑兵师的沉重打击,使不可一世的美国人清醒了许多,成为扭转朝鲜战局的关键。此后,美军开始全线后撤,志愿军也由此站稳了脚跟。

二、号称“常胜军”的美陆战第1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屡建战功,却在长津湖战斗中遭到重创,昔日的王者气概荡然无存

美陆战第1师是美军最精锐的王牌部队之一,有2.5万多人,辖3个陆战团和1个陆战炮团,归属海军陆战队建制,具有强大的火力与机动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个师曾在太平洋战场历次逐岛作战中冲锋陷阵,其战斗力在美军中堪称一流。但是,第二次战役开始后,美陆战第1师就在长津湖战斗中遭到志愿军第9兵团的重创,使该师经历了自组建以来最为惨痛的失败。约瑟夫·格登在《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一书中把美第1陆战师在长津湖的作战称作“陆战队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 未完,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